(东奔西顾)青春爱情小说《你是我的小确幸》

(东奔西顾)青春爱情小说《你是我的小确幸》

书籍推荐」人气作家东奔西顾甜橙蜜橘之作!我喜欢人的身上,有光,光而不耀,与光同尘。
点击购买
¥25.00
人气作家东奔西顾甜橙蜜橘之作!我喜欢人的身上,有光,光而不耀,与光同尘。

章节试读
温少卿所在的医疗组回到本市又是在一个月以后,丛容接到消息赶到医院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
她急匆匆地推门进去的时候,他正坐在桌前写着什么,听到声音抬起头来看到她,便笑了起来。
又是一个月没见,他消瘦不少,愈显清俊,看到她愣愣地站在门口,便起身走过来,拉着她的手进门坐下,“走的时候说好的,等你回来有话要跟你说,还记得吗?”
丛容点点头。
温少卿伸出手来,“东西呢?”
丛容从包里拿出一个信封放在他手里。
那是他走前塞进她家门缝的,她打开看过,里面是三张卡片,什么字都没有。
温少卿捏着那张粉色的卡片在手里转了转,“粉色,情窦初开的小姑娘都会喜欢的颜色吧?那会儿,你该上中学吧?”
说完打开观片灯,把那张卡片放了上去,然后丛容便瞪大了眼睛。
光透过那张卡片,卡片上竟出现三行字。
11班的丛容:
你好,我是9班的温少卿。
我可以喜欢你吗?
温少卿低着头有些不好意地笑着,“那个时候的小男生是不是都是这么写情书的?我那会儿应该是在学楷书。你说你每次分班都会在11班,我忘了跟你说,我每次分班都会在9班。”
他又捏起那张白色的卡片,“白色,上大学的女孩子是不是都喜欢这个颜色?女生的白裙子,男生的白衬衫。”
观片灯上很快便出现了不一样的字体。
丛师妹,书上说温和从容,岁月静好,我们本来就是天生一对。
温少卿看着丛容,“上大学那会儿我应该在用行书。如果我们在大学遇上,我应该是你师兄,师兄和师妹不是一向都会有奸情?上了大学自恃读了几本书,表白也是书卷气十足。”
他低头去拿最后一张放在观片灯上,“银灰色,成熟稳重的颜色,正好符合我们现在的年龄和状态。做了医生以后,病历写多了便用了医生的惯用字体,草书。”
丛容看了许久,忽然出声:“这句话写的什么?有几个字我看不懂。”
温少卿站在观片灯旁看着她缓缓开口:“一颦一笑一丛容,一生一世一双人。”
说完又笑起来,“这个年纪再写情书,大概不能再酸溜溜地写什么情啊爱啊的了,有担当的男人该给一个女人的是一生的承诺。”
他的脸在观片灯前模糊而温和,眼底柔情四溢。
丛容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她已经很久没有那么紧张过了,心尖都在颤,有些慌,又有点暖。
三张情书在观片灯上,那是温少卿的心意。
丛容在他的注视下有些不知所措,温少卿便静静地等她反应。
又过了许久,她才颤抖着声音开口:“温少卿,你……你为什么喜欢我?是因为……”
温少卿坦然一笑,“你以为是因为什么?我就是那么没有原则的人吗? 喜欢便是喜欢,你以为是逻辑推理吗?非要一步步推算出来?”
丛容静静看着他,他脸上的笑容干净温暖,目光沉静笃定,眉眼俊逸温情,看着看着她也慢慢笑了起来。
职业所限,她早已习惯了根据证据推导结果,可却忘了,有些事是没办法用因果来推理的,爱情不就是讲究个莫名其妙吗?有个人莫名其妙地喜欢你,而你也恰好莫名其妙地喜欢她,说不出什么所以然,一切都是那么莫名其妙,妙不可言。
门外忽然传来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便是敲门声,他应了一声后一个年轻的护士推门进来,“温医生,高速上出了连环车祸,部分伤者送到我们医院急救,马上就要到了,主任叫我们下去接应一下。”
她一股脑儿地说完才发现屋内除了温少卿,还站着个女人,那个女人眼圈微红,温医生还拉着她的手。她一时有些尴尬,低着头退出去,“我去给其他医生打电话叫他们回来,您一会儿直接下去就行了……”
温少卿应了一声,转身把观片灯关了后,又把三张卡片放进信封重新塞回她的包里,才拉着她往外走,“今晚大概又要加班了,你先回去,明天我们一起吃饭。”
走了几步又转身回去拿了个医用口罩回来给她戴上,“可能会碰上,血腥味儿很重。”说完隔着口罩在她唇角落下一个很轻的吻。
丛容怕耽误他,跟在他身后下了楼,很快离开了。
她走到医院门口的时候,几辆急救车呼啸而至,一群医护人员很快迎上来,她赶紧让到一边。
救护车门打开的时候,丛容忍不住看了一眼,场面有些不太好看,她匆匆看了一眼便收回了视线。
他才从邻省回来,都没好好休息,又和她说了半天话,现在又要去做手术,会很累吧?
丛容再回头去搜寻温少卿的身影时,急诊大厅里已经乱成了一团,到处都是医护人员和伤者,他的白大褂上都是血,却一脸从容淡定,一边做着急救检查一边说着什么让旁边的人辅助,丛容忽然意识到他也是整日在
血腥间游走的人。
他在她面前总是一副慢条斯理的闲散模样,那般雅人深致的形象,实在没办法想象,手起刀落给人开膛破肚的血腥场面。
温少卿从手术室出来的时候,护士长笑着走过来,“听小护士说有个女孩子一直在等你,我去看了一下,还不错。”
温少卿累得说不出来话,只是无声地询问。
护士长八卦的心掩都掩不住,“小护士说下班的时候还和你在办公室里说话,是女朋友吧?”
温少卿眉心微动,她没走?
护士长看着他的眼神变化又笑起来,“在病房那条走廊尽头的长椅上,快去看看吧。”
丛容不知道自己等了多久,手机没电了,早已关了机,她出来的时候匆忙,又忘了戴手表,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去而复返,大概只是应了那句话吧。
情到浓时,是眷恋。即便知道自己待着这里没什么用,还是想陪着他。
丛容打了个哈欠,百无聊赖地把口罩摘下来戴上,戴上摘下来,反复几次之后,还是觉得空气中消毒水的味道有些重,重新戴上刚想站起来去找找看有没有时钟,就看到温少卿站在几步之外。
他站在那里没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她。在医院走廊惨白清冷的灯光里,他的脸坚毅沉静,眼神深邃得似乎要把她吸进去。丛容心里一慌,刚想说什么,就被他上前拉进怀里紧紧拥住。
丛容吓了一跳,“你怎么了?”
“累。”
过了许久他才放开她,看着她有气无力地吐出一个字。
他戴着口罩,整张脸就只露出那双眼睛,根根分明的睫毛看得她心生羡慕。他的眼神却倏地一变,眼底的情绪越积越浓,最后从微挑的眼尾溢出来,一发不可收拾。丛容被他看得嗓子发干,刚想说点什么,他却猝不及防地低头吻下来。
其实两人隔着口罩,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亲吻,可她却能感觉到他的气息,空气中消毒水的味道似乎也淡了。
“咳咳。”陈簇站在几米之外的病房门口,双手举过头顶,一脸揶揄,“我实在不想打扰二位,可是……温医生,里面那个病人翻了你的牌子。”
丛容脸红着踢了温少卿一脚,温少卿揽着她的腰,带她闪进楼梯间,躲开陈簇的视线。
丛容恼羞成怒还在挣扎,温少卿沉着声音低声开口:“别动!”
她一愣忘记了挣扎,便给了他可乘之机,他一抬手扯掉两人的口罩,再次覆上她的唇,渐渐加深刚才意犹未尽的亲吻,从嘴角移到下巴,温柔细致地含着她的下巴厮磨……
丛容仰着头轻轻喘息,手指不自觉地抓紧他腰侧的布料,空气中流淌着暧昧的气息。他的侧脸紧紧贴着她的脸颊,温存厮磨,低声开口,一开口满是诱哄,却什么都没说,只是一遍又一遍地叫着她的名字:“丛容……丛容……”
陈簇满是无奈的声音再次破坏了气氛,“温医生,真的是正事……”
丛容猛然清醒,下一秒又开始挣扎,用力推开温少卿。
温少卿这次也没勉强,由着她挣扎出他的桎梏。
他挑眉看着她,几秒钟后忽然笑了,揉了揉她的脑袋,“怎么总是这么不听话,有时候真想打你一顿啊。”
他的语气温柔宠溺,丛容愣在当场,直直地看着他不知作何反应。温少卿忽然皱了一下眉,把她按在怀里挑着她的下巴又亲了一口才松手。
临走时还笑得餍足,“当时沈沉说你身上有招人的禁欲气质,可我并不赞同,谁会真的喜欢禁欲系,都是喜欢看禁欲的人破戒罢了。”
丛容目瞪口呆地看着他出了楼梯间,过了许久才气急败坏地挠墙!
又撩她!
丛容一直觉得温少卿撩她的技能也不过如此,可没想到他是有隐藏大招的。人家都说,不娶何撩,而温少卿……从这个角度来说,他技能已满,可以直接秒杀她。

东奔西顾,欢萌暖甜系青春作家,天然呆、自然萌。其作品文笔活泼轻快,内容笑点多多,温暖甜蜜的创作风格获得了众多读者的喜欢,被读者亲切地称呼为“东纸哥”。已出版作品:《君子有九思》《只想和你好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