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特·汤普森)畅销巨作《寻找时间的人》

(凯特·汤普森)畅销巨作《寻找时间的人》

书籍推荐」斩获十二项国际大奖的畅销巨作!卫报年度最佳作品。我们身处不同世界,但成长、亲情与人性,却从来没有什么不同。 一部关于成长、亲情,还有不断消失的传统的颂歌。酷威文化
点击购买
¥24.50
斩获十二项国际大奖的畅销巨作!卫报年度最佳作品。我们身处不同世界,但成长、亲情与人性,却从来没有什么不同。 一部关于成长、亲情,还有不断消失的传统的颂歌。酷威文化

内容推荐

★凯特·汤普森,唯一一位四度获得爱尔兰国家文学奖——比斯托奖的作者。
★ 与《追风筝的人》《偷书贼》一起被美国图书馆协会推荐为年度读物。
★一部囊括十二项国际大奖的经典之作,好评无数。
★《卫报》《柯克斯书评》《图书馆期刊》《星期日泰晤士日报》等媒体鼎力推荐!
★一部关于成长、亲情,还有不断消失的传统的颂歌。
★我们身处不同世界,但成长、亲情与人性,却从来没有什么不同。

一桩多年前的家族隐私引起了吉吉的好奇心,但留给少年探寻的时间并不多,因为时间似乎正以不可思议的速度从我们的世界流出,于是为了满足妈妈的心愿,也为了弄清困扰自己的家族秘密,吉吉在安妮的带领下来到了永恒之地,和一个出色的小提琴手、一只受伤的狗,一起踏上只属于他的奇幻旅程。

章节试读

吉吉突然惊醒过来。他感觉睡了几个小时,可是一看手表,才过去五分钟,只是打个小盹的时间而已。
他四仰八叉地躺着,感觉自己很多年都没有这样做了。虽然吉吉很清醒,但他还是翻了个身,想再睡一会儿。他休息得很充分,完全可以马上去做手头的事情。天空依然那么明亮,太阳有点晃眼。他想在四周转转。老家从来没有这样的好天气。或许也有,但人们的神经绷得太紧了,没法去享受。晒太阳是奢侈的行为,要做的事情太多了:晒干草,刷房子,从超市回来的路上快速游个泳。
吉吉脱下外衣,搭在肩上,往镇子里走去。他初见这个世界的时候,感觉跟他自己的世界差不多。现在仔细一看,发现还是有很大区别。首先,这里房子很少,而且看上去一点也不像房子。它们有着不规则的、生物体一样的外观,有的像是从大块岩石中凿出来的,有的像是从地壳的温和运动中拱出来的。镇子里看不到一个人影,所有的房门都是关着的,只在一家门前看到一只蹲在台阶上的小黄猫。然而,有很多奇怪的证据表明,这里确实有人。
袜子!

在经过第一个篱笆时,吉吉并没有特别去留意。他家的篱笆上常常挂着衣服什么的,因此他不觉得篱笆上挂袜子有什么奇怪。但绕过一个弯后,又看到三只袜子躺在草丛边上,还有一只挂在几米外的树枝上,他开始觉得有点不同寻常了。
比起另一个肯瓦拉,这里的树林更茂密,里面的鸟儿也更多。这里也有田地,但边界参差不齐;还有,这里的墙是倒塌的,篱笆是稀疏的。他看到了几头牛和几匹马,个个膘肥体壮,皮毛光滑,神态悠闲。这些动物都在四处溜达,看得出来,它们过得很快活。除了这些牛和马,没有一点农耕的迹象。没有拖拉机,没有黑草捆,没有耕地的人。
人们都去哪里了?住在奇那昂格的是什么人?仙人吗?矮妖精[矮妖精,爱尔兰民间传说中的一种精灵,能指点宝藏。]吗?神灵吗?他打了个寒战,有点害怕,但并不恐惧。阳光还是那么温暖明亮,袜子一只又一只,大概每一百米就能碰到袜子,这里一只,那里两三只。有绣着卡通人物或泰迪熊图案的婴儿袜,还有不同颜色不同质地的儿童袜和成人袜。这些袜子图案丰富,有菱形袜、格子袜和圆点袜;质地多样,有羊毛袜、棉袜和尼龙袜。它们在阳光下分外醒目,诡异的是,它们都不成对。不知道袜子的主人是谁,不管是谁,都挺恐怖的。

从地宫出口走到镇子,用了至少半个小时。吉吉在小镇的大路上停下来,看了看表,上面显示的时间仍然是五点三十五分。他摇了摇手表,把耳朵凑上去听了听。沉默,嘀嗒一下,又是沉默。他把手表上面的按钮逐个按了一遍,试验了所有的时区,把设置时间和闹钟的小按钮拉进来推出去,想弄明白这表到底怎么了,可惜一切努力都是徒劳。他可以看到秒针在走,但走得慢得出奇,踉踉跄跄往前一步,停下来,接着又往前一步。这要是以前,吉吉肯定已经非常不耐烦了,但现在他觉得无所谓。手表停了又有什么关系呢?难道有什么要紧的事吗?
吉吉继续向前走,终于走到了小镇的边上,或者说他记忆中那个小镇的边上。这里当然是肯瓦拉,但好像又不是。麦克马洪加油站变成了两个漆着黄色和蓝色的金属水泵。对面是高高的石墙,一排挺拔的大树倚墙而立,这个是一样的,但后面本应是教堂的地方,耸立着一块巨大的灰色岩石,岩壁上刻着圆形和螺旋形的花纹,裂缝间生长着低矮的灌木和蕨类植物。也许这块石头里供奉着什么圣人或圣物,但吉吉懒得去研究,他没有逗留,径直朝镇子里走去。
吉吉在镇子里面穿行,街道相同,方向相同,目力所及的拐角和路口也是一样的,但这里都是石子路,不像他们那边是平坦的大路。道路两旁的房子和他前面见过的差不多。这些房子以各种奇怪的角度靠在一起,没有任何两所房子是对齐的,但不知为何,这些随意的排列反而让人觉得轻松舒适。吉吉留神观察,发现所有的房子都是空的。人们都去哪里了呢?

吉吉凝神细听,没有风。他穿过与大街交叉的小巷,瞥见了大海,但是他听不到大海的声音。海面像玻璃一样纹丝不动,没有气流,也没有一点浪花。但他隐隐约约听到了一点声音,是音乐,微弱的音乐声从街头飘向他身边。
他循着音乐的声音向前走。突然,他看见墙上有个影子在移动,原来是一只体型巨大的灰狗,之前它躺在地上,吉吉没有注意到,这会儿它站起来,正对着吉吉。吉吉不想惹它,就走到街道的另一头,没想到大灰狗也从墙边走过来,远远地挡住了他的去路。虽然距离很远,但吉吉看得出来,这个东西的状况很悲惨。它只能用三条腿走路,有一条后腿从肘关节处断了,拖在后面。吉吉打了个哆嗦。眼前的景象实在吓人,原来奇那昂格并非乐土一片,他开始怀疑,前面还会有什么恐怖的事情等着他。
他在大街中间停下来,观察着这只大灰狗,它长着粗硬的毛发和尖长的嘴巴,外形像一只爱尔兰狼狗,但是比吉吉见过的更庞大更笨重。大灰狗朝吉吉走过来,吉吉盯着它,做好了跑的架势。但这只狗没有一点挑衅的意思,它举止温驯,甚至有点低声下气。吉吉站在原地不动,大灰狗走到他跟前,嗅着他的手。吉吉伸出手,抚摸着它的头。
当吉吉弯腰看到灰狗的伤口时,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伤口又深又重,十分恐怖。小腿勉强挂在皮肤和肌腱上,大腿与小腿之间的骨头裸露在外,一滴血掉到了尘土中。
“可怜的家伙。”吉吉说,“你到底怎么啦?”
灰狗似乎听懂了吉吉的话,突然竖起耳朵,扭头看着大街。一头棕色的山羊朝他们飞奔而来,后面紧跟着一个高大魁梧的大胡子男人。

“拦住它!”大胡子男人冲吉吉喊道。
吉吉张开双臂挡住了山羊的去路,山羊往左边一躲,但吉吉对山羊的习惯了如指掌,早就料到了它的动向,又把它拦住了。山羊观察了下形势,反身从后面追捕者的腋下冲了过去。
“好家伙,”大胡子男人抓住了它的一只角,“跟横冲直撞的马车一样,太厉害了!”
山羊发出哀怨的叫声,拼命挣扎,但是大胡子紧紧抓住它的角,不给它溜走的机会。
“去下面的码头吧。”他冲吉吉说道,“大家都在那里。”
“我刚才看到了这只狗。”吉吉说。
“哦,很好。”男人说,“它叫皮皮。”
“它的伤势很严重。”吉吉说。
“大概是打架弄的吧。”那人说,“可怜的老皮。”
男人拖着那只还在挣扎的山羊,向山下走去。
“我们不能丢下这只狗。”吉吉说。
“不用管它。”男人说,“它八成会跟咱们一起走的。”

凯特·汤普森,爱尔兰传统音乐表演文学硕士,非凡的故事讲述者,具有独特想象力的作家。喜欢赛马、旅行和小提琴。她是唯一一个四度获得爱尔兰国家级文学奖——比斯托奖的作者。已出版《炼金术士的学徒》《诱骗者》等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