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踪记

迷踪记

她再遇到他,是一个黄昏。 她下了72路公交车,走向街心广场。广场上响着喜洋洋的音乐。一群半老的女人,穿着艳丽的练功服,喜气洋洋地扭动,扭得豪气干云。 在“最炫民族风”豪迈的节奏中,杜雨洁看见了自己的母亲。母亲的步伐显然还有些跟不上趟。又担心周...「ONE · 一个」官网
我失去了我最好的朋友

我失去了我最好的朋友

0 小时候我看过一本小说,忘了什么名字,大概就是讲一个传说,如果死掉的人,没有被发现死掉,自己也不会知道,还能被爱人看到,还会在人类的空间生活下去。其他情节我都忘了,只有这个传说我记得清清楚楚,甚至很多时候,我都觉得是这个故事造成了我性格...「ONE · 一个」官网
那年冬天

那年冬天

冬天要吃甜的,软的,热乎的,黏黏的。第一好吃果饭,第二好吃糍粑。其实糍粑更好吃一些,不过因为果饭只有年三十晚上能吃到,以稀为贵,所以排在前头。 果饭在别的地方叫八宝饭,只在我们那里叫果饭,因为用的是果脯。世界上所有的果脯都是从北京来的,盒...「ONE · 一个」官网
小型穿梭机

小型穿梭机

X 他醒来后直直仰躺,只把头露在被子外面,被子成圆筒状裹住身体,他和被子合起来以一条手卷寿司的样子在床上静止了好一会。闹钟隔五分钟响一次,响了五次。其间,几条蟹肉(也可以看成小黄瓜条或胡萝卜条)从头旁边伸到寿司外面,又缩回去了,那是他犹豫...「ONE · 一个」官网
新年之前,分手吧?

新年之前,分手吧?

我想重新开始。 你什么意思? 对不起,我真的想要一个新的开始。 周松给我看完手机屏幕上的这段对话,露出了深深的苦笑,那种典型不得志男人的脸朝向桌面,用下巴推起整张脸的无奈,开口说:重新开始,说得好像她以前生活在地狱里一样,糟糕透了,可我一点...「ONE · 一个」官网
性盲症患者的爱情

性盲症患者的爱情

自幼无法分辨性别的青年,将在下午四点半的公园湖边见到他眼中唯一一位女性。后来他记不清湖中白天鹅是否于那一刻鸣叫过几声,她则坚称天鹅是叫过的。 父母在他四岁时发现他的缺陷。他们搬家后的新邻居家有一对双胞胎姐弟,一个叫琥珀一个叫钻石,两个十岁...「ONE · 一个」官网
叶准:春服既成,咏而归

叶准:春服既成,咏而归

叶准走进来,一个人,背着包,穿过停下来对住他齐喊“师父早晨”的练拳人群,坐到桌后摊开报纸,这是92岁的上班族叶准的普通一天。咏春拳馆是相对安静的,最大的声响来自木人桩,“你的手放错位置了”,看似埋头报纸,其实把全场动静尽收眼中,他会不经意出现...「ONE · 一个」官网
上班一条虫

上班一条虫

1 今天是星期一,我得去上班。这很痛苦。我不痛苦工作,而是痛苦分离。我做完早餐,与妻子和仍在睡梦中的儿子告别,然后下楼,到马路对面的公交车站等车。 这很痛苦。 我是一名职业餐饮管理人员,在一家素菜馆做经理,工作时间是早十点至晚十点,一周上六...「ONE · 一个」官网
圣诞故事精选

圣诞故事精选

你们外国人也过圣诞节啊 文/李诞 2 两年了。 他从德国来上海留学的第一天俩人就认识了,没到一个月就在一起了,如今已经两年。 今天是平安夜,明天是圣诞节,他跟他家人过,梅立自己过。 两周前他说这事儿的时候,还专门营造了氛围,点菜明显超出两人食量...「ONE · 一个」官网
我想做个好人

我想做个好人

我想做一个好人。 在我成为众人深恶痛绝的杀人犯以前,我也确实是一个好人。我可没说大话,好吧,就算退一万步讲,我也绝对算不上是一个坏人。从小到大我都是村里公认的老实人,我没有逃过课,没有偷拿过家里的零钱,没有欺负过同学,更没有虐待过动物,就...「ONE · 一个」官网
何惧良辰梦醒时

何惧良辰梦醒时

北京很大,故事也多。 太阳好的时候往前门大栅栏附近的小胡同里钻,经常能听见上了岁数的老大爷操着一口标准的京腔说起这座城市的老段子:西花市大街的消防队从前是家“绢花铺”,老板娘是自己的表舅母,绢花扎得倍儿好,全国都有名儿。 生在皇城根下的老人...「ONE · 一个」官网
不能说的秘密

不能说的秘密

1 睡眼朦胧醒来,醉醺醺疲倦回家,高雄习惯这样的日夜,并为之骄傲——证明自己是个有用的人。 高雄刷完牙,吃了块卢茜涂了果酱的烤面包,喝光一杯果汁,将午饭盒装入包里走到门口。身后传来卢茜的叮嘱:“少喝酒,早点回来。” “好。” 四年来的惯例对话,俩人...「ONE · 一个」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