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爱之名

以爱之名

郑楠摇下副驾驶的窗户,让何真真把手伸到窗外。何真真不肯,脑海里迅速闪过各种血腥画面,比如她刚伸出去,后边就冲来一辆大货车或者天外突然飞来一块猛石,又或者头顶正好有只肥鸽子在拉屎,她觉得这几样东西总有一个会被自己摊上。原声带网络电台
弄轻柔

弄轻柔

岁月不居,时令徙转。一抬头一低眉一刹那一慌神,她猛然间就发现这天已经凉得厉害。殷红的莲花渐次凋落,冷滑如玉的竹席也已让她觉得不适暑退。她知道,又到一年清秋时。那一日,她退下了薄纱罗裙,换上轻盈装束,决定独自一人乘一叶兰舟泛水游散。原声带网络电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