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

我们是在夜里到达日内瓦的,正下着雨。拂晓前,雨停了。雨后初霁,空气变得分外清新。我们推开阳台门,秋晨的凉意扑面而来,使人陶然欲醉。由湖上升起的乳白色的雾霭,弥漫在大街小巷上。旭日虽然还是蒙朦胧珑的,却已经朝气勃勃地在雾中放着光。湿润的晨雉轻轻地拂弄着盘绕在阳台柱子上的野葡萄血红的叶子。我们盥漱过后,匆匆穿好衣服,走出了旅社,由于昨晚沉沉地睡了一觉,精神抖擞,准备去作尽情的畅游,而且怀着一种年轻人的预感,认为今天必有什么美好的事在等待着我们电台文稿
话的力量

话的力量

当我感到困难,当怀疑自己力量的心情使我痛苦流泪, 而生活又要求作出迅速和大胆的决定, 由于意志薄弱, 我却作不出这种决定来的时候, ——我便想起一个旧的故事,这是许久以前我在巴库听一位40年前被流放过的人说的。推荐
雾

今天是我们航海的第二天。拂晓时,我们遇到了大雾,雾湮没了地平线,似烟笼一般遮蔽了桅杆,徐徐地在我们四围弥漫开去,同灰蒙蒙的海和灰蒙蒙的天融成了一体。虽说还是冬季,可连日来天气一直暖和得出奇。高加索山脉上的积雪已开始融化,海洋也已吐出开春时节的大量水气。在混沌初开的破晓时分,轮机突然停了,旅客被这突如其来的停车,被警笛声和甲板上杂沓的脚步声惊醒了过来,一个个睡眼惺松、冻得瑟瑟发抖、惊惶不安地聚集到舱面室来,七嘴八舌地议论著。一缕缕的雾,活像一绺绺灰白的头发,晃晃悠悠地贴着轮船飘忽而过。电台文稿
没有爱情的罗曼史

没有爱情的罗曼史

“塔玛拉?伊格纳季耶夫娜, 依我看, 您爱吃糖,是吗? ……” “我还有什么事情可做呢, 季莫菲?安德列耶维奇……” 室外已是冬天了。 这样冷的冬天, 好久没见过。还是十月份, 就刮起了大风, 下了纷纷扬扬的大雪。整整一天一夜了, 雪没有停, 风没有静。现在去清扫小径上的积雪是徒劳无益的。天寒地冻, 很难走到公路上去。推荐
幸福的女人

幸福的女人

人们都说我是个幸福的人:有毕业的文凭, 又在大学工作, 还嫁了位称心如意的丈夫。 我同丈夫憧憬着美好的未来,想要两个男孩子, 一个女孩。这不大儿子已经上一年级了,小儿子尚在托儿所,女儿呢——上幼儿园。推荐
深夜

深夜

这是一个梦呢,还是像梦境似的神秘的夜间生活?我感觉到忧郁的秋月老早就在天空徘徊,已经是该摆脱白天的一切虚伪和忙乱而休息的时刻了。似乎整个巴黎,包括它最贫困的角落,都已沉入了睡乡。我睡了很久,最后,睡眠慢慢地离开了我,仿佛一个不慌不忙的关切的大夫做完自己的手术,看到病人已能均匀地呼吸,睁开眼睛,为生命得到恢复而羞怯地、愉快地微微一笑,就离开了病人。我醒来,睁开眼睛,看到自己处身在宁静、明亮的夜的王国。电台文稿
林中小溪

林中小溪

如果你想了解森林的心灵,那你就去找一条林中小溪,顺着它的岸边往上游或者下游走一走吧。刚开春的时候,我就在我那条可爱的小溪的岸边走过。下面就是我在那儿的所见、所闻和所想。 我看见,流水在浅的地方遇到云杉树根的障碍,于是冲着树根潺潺鸣响,冒出气泡来。这些气泡一冒出来,就迅速地漂走,不久即破灭,但大部分会漂到新的障碍那儿,挤成白花花的一团,老远就可以望见。电台文稿
柯留沙

柯留沙

高尔基     “您瞧,就是这样一回事,他的父亲因为盗用公款给判了一年半的徒刑,在这个时期我们就把我们的积蓄吃光了。我们的积蓄本来就很少。到我丈夫出监牢的时候, 我已经在用辣菜根当柴烧了。一个种菜的人送给我一车没用的辣...推荐
时钟

时钟

高尔基 一 滴答,滴答! 在万籁俱寂的夜里,独自一人倾听钟摆冷漠无情、连续不断的滴喀声,是会觉得阴森可怕的。这种声音单调一律,像数学一样精确,永远重复着一句话:生活在不知疲倦地前进。黑暗和睡梦笼罩着大地,万物默默无声,—&mda...电台文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