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一场,能否忘掉所有的伤;哭一场,能否见到想要的阳光

醉一场,能否忘掉所有的伤;哭一场,能否见到想要的阳光
时光瘦了思念,拉扯了记忆,许多事也在物是人非后成为一种想念,思念也成了一种习惯。故地熟悉的场景依旧诉说着新的开始和结束,曾经奋斗过的、挣扎过的片段证明着我曾经也属于那里,只是当初天真的玩笑终究没有能实现。 岁月已成往昔,带走了年少的时光,...

一座坏了的城市

一座坏了的城市
流连过一些风景,没想到停驻在一座坏了的城市。 两千零一五年的六月,这个雨水充足的像住在雨中的季节,我仍旧待在这座似好又坏的城市。一天24个小时里面,大约会有十次想哭的冲动,忍住了其中六次,剩余四次干干脆脆的落下。我实际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反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