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盏温夜的月

她是盏温夜的月

我从浴室裹着外套出来的时候,手机屏幕里亮起姐姐的名字,初冬的风像倾盆而来的雨水钻进这个城市的每个角落,我关上落地窗,窝在沙发里按下接听键。这是入冬以来姐姐给我打的第四通电话,我们聊天南海北,如往常一样。 入冬后的西安,夜深的很快,温度也日...lielieqinghuan
青春港湾里,一艘过境的帆

青春港湾里,一艘过境的帆

季秋的延吉阴雨绵绵,空气湿寒沉抑,像十一月的烟台。下课后我从教学楼走回来,沿途路灯昏沉,雨雾蒙蒙,那一瞬间我仿佛穿越回很多年前的冬季,下课后走在烟台雾霭朦胧的北巷里。 2010年的秋末,我和奉成一起申请外宿,在北巷外偏僻的小区里合租了一间两室...lielieqinghuan
逃离

逃离

六月,我坐上了一辆离开樟琴岛的绿皮火车,由东向西,一路逃亡。 火车沿途穿过这个国度的山山水水,而列车里熙熙攘攘的人潮仿佛又带我回到岛南喧嚣生动的早市,我买一份早餐,骑着单车从岛南巷到海滨路口,等着那个会如期而至的人。 火车穿过跨海大桥时,...lielieqinghuan
承诺像如期而至的朝阳

承诺像如期而至的朝阳

喜欢就是有人花一分钟种下一颗种子,但你愿意,花上一生去悉心守护,让它开成一个四季。 小雅在寄给我的明信片上写了这样一句话,正面是手绘的一棵郁郁葱葱的国槐,小资画风。还有漫天尘沙和滚滚黄河,我知道,她画的是兰州。画的右下角有阿睿潦草的字迹,...lielieqinghuan
我在山南,你在海北

我在山南,你在海北

姐姐和我说,在我三岁那一年,她因为摇我的小窝太用力,一个侧翻把我盖在了下面。对于这件事我一直耿耿于怀,所以在后来一段漫长的童年生活里,我和她理所当然地成了冤家。 小学三年级,针叶杉的叶子落满整个校园的时候,我趴在桌子上嘤嘤嘤地哭。早晨起床...lielieqinghu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