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盏温夜的月

她是盏温夜的月

我从浴室裹着外套出来的时候,手机屏幕里亮起姐姐的名字,初冬的风像倾盆而来的雨水钻进这个城市的每个角落,我关上落地窗,窝在沙发里按下接听键。这是入冬以来姐姐给我打的第四通电话,我们聊天南海北,如往常一样。 入冬后的西安,夜深的很快,温度也日...
逃离

逃离

六月,我坐上了一辆离开樟琴岛的绿皮火车,由东向西,一路逃亡。 火车沿途穿过这个国度的山山水水,而列车里熙熙攘攘的人潮仿佛又带我回到岛南喧嚣生动的早市,我买一份早餐,骑着单车从岛南巷到海滨路口,等着那个会如期而至的人。 火车穿过跨海大桥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