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桌派》作女:女人为何要作?

《圆桌派》作女:女人为何要作?

有声读物」「2019-09-12」「看理想电台」 看理想(微信号:ikanlixiang)脱胎于著名文化品牌“理想国”,致力于拓展出版的边界,以视频、音频、社交媒体,乃至于物质制作的方式,延伸“理想国”那“想象另一种可能”的理念,推动中国人文素养与生活美学的成熟。近年来,“看理想”陆续推出多档视频、音频节目,内容涉及文化、艺术、音乐等诸多方面,如《局部》《听说》《呼吸》《圆桌派》《一千零一夜》《白先勇细说红楼梦》《杨照史记百讲》《焦享乐》等等,在影响力和好评度方面,均为文化节目的标高
有人说,“作”是女人天性之一。对于现代女性而言,“作”能获得异性更多注意和关爱,女人天性中多少有些“作”的成分,偶尔“作”也可解压、并给生活添情趣。但时常“...

有人说,“作”是女人天性之一。对于现代女性而言,“作”能获得异性更多注意和关爱,女人天性中多少有些“作”的成分,偶尔“作”也可解压、并给生活添情趣。但时常“作”过火,则要警惕“作”中隐藏的心理问题,尤其是童年经历留下的阴影。你知道很多文学作品中的女主角都有“作”过的经历吗?
且听独立女性马伊琍,历经江湖的马未都,怀念足球青春的潘采夫与主持人窦文涛,谈论“作”的存在之必要与不必要。

精彩摘录

上海“作”最早就是讲小孩的,有一句话叫作天作地,比如说小孩子睡醒了。然后不知道哪里来的不开心,就哭啊就作天作地。——马伊琍

“作”这个字,可能北京话和上海话比较接近。出了这个方言区,很多人不大理解这个“作”。从文学上解释这个字,“作”是一种理由不充分的折磨对方的一种行为。——马未都

有一种拳叫七伤拳,就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我理解的这个“作”,就是伤敌八百自损好几千那种。——潘采夫

李宗盛大哥这一辈子婚姻恋爱经历很丰富,他说,我是真心的希望女士们,你想要什么你就明说,男的猜不出来。我觉得这凝聚着很多辛酸。现在很多八零后九零后(男孩)投诉说女朋友“作”,就是这么一大特征。——窦文涛

名词解释

忍辱波罗蜜;佛教术语。“波罗蜜”汉译“到彼岸”。能助众生修行达解脱渡至彼岸的忍称作忍辱波罗蜜。

《安娜·卡列妮娜》:十九世纪俄国作家列夫·托尔斯泰的名著,写了贵族妇女安娜不满无爱婚姻追求爱情的悲剧,和农村危机的改革与探索,描绘了从莫斯科到外省乡村广阔而丰富的图景。

《包法利夫人》:十九世纪法国作家福楼拜的长篇小说,以细腻笔触描写了女主人公情感堕落的过程,找寻着造成这种悲剧的社会根源。标志着十九世纪法国小说史的一个转折。

弑父情节:由精神分析学创始人弗洛伊德提出的概念,取自古希腊神话中俄狄浦斯弑父娶母的故事,又名俄狄浦斯情结,弗氏以为男孩潜意识中有妒忌、杀死父亲取而代之并独占母亲的冲动。

笑气:学名一氧化二氮,为无色有甜味气体,有轻微麻醉作用并能致人发笑。目前世界范围内相关法律并无吸食限制,不少年轻人沉迷于此,但相关研究表明长期接触此类气体会损害健康甚至窒息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