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轶君、许子东《锵锵三人行》:起底莆田系的发家史

周轶君、许子东《锵锵三人行》:起底莆田系的发家史

有声读物」「2019-09-05」「凤凰卫视」 凤凰卫视1996年3月31日启播,以“拉近全球华人距离,向世界发出华人的声音”为宗旨,致力为全世界华人提供高质素的华语电视节目。经过21年的努力,凤凰卫视已经从一个单一频道的电视台,发展成为拥有中文台、资讯台、欧洲台、美洲台、电影台和香港台6个电视频道,超过3.6亿观众的跨国全媒体集团
核心提要:在莆田,80%的民营医院都出自于此,有文章称,一个莆田老大当年是他们祖师爷,兄弟几个过去都是他手下八大弟子。他早年行走江湖,碰到一个老中医,...

核心提要:在莆田,80%的民营医院都出自于此,有文章称,一个莆田老大当年是他们祖师爷,兄弟几个过去都是他手下八大弟子。他早年行走江湖,碰到一个老中医,老中医给他医治疥疮的秘方,真治好了一些。慢慢发展,到后来他发现新的时代到了,性病好像更多了,于是这就慢慢慢慢发展起来。这就是早期的莆田系医院。

窦文涛:《锵锵三人行》,轶君,今天是“五四”青年节,许老师,咱们得庆祝一下。

周轶君:咱们还算青年吗?

许子东:不,“五四”青年节是后来的事情,“五四运动”是中国历史的一个转折点,快要一百年了,这个才是值得纪念的事情。

许子东:魏则西事件戳中社会管理的“暗疾”

窦文涛:所以说我们要好好过好这个节,我们要给大家看一些正能量的话题,对吧?你可以看看现在出现的一些正能量的画面,这是武警二院,武警总队第二医院,那些接受过所谓生物免疫疗法的患者找他们去了,找他们要钱去了。你瞧,你看真是武警医院的有关人员穿着迷彩服,听说还说了,就说你做过这个免疫细胞的这个,就回输血的这个好像还就不退了,因为他毕竟给你治疗了,但是怎么怎么着。当然,我不肯定,现在这医院真是照我们朋友间经常唱的那样,叫傻叉了吧,傻叉了吧。但是你看还有生物诊疗中心。你再看下边,这就是他拦着记者去拍照,去采访。

许子东:我看到报道说已经停整了。

窦文涛:停了,当然停了,不停,人家现在是出了魏则西,更多患者让他去赔,真的是青年节,21岁魏则西。当然,我觉得要冷静,就是说魏则西得的这个绝症即便他找到了正确的医疗的路径,生还的希望也是很小的。但是,他用他的这个死,包括他死之前,在知乎上发的这么一条现在算遗言了,我觉得真应该能带来中国改变。昨天咱们说了一天,我看见有网友说,说你们说的不过瘾,轶君给他们来个过瘾的。

周轶君:没有,我们的愤怒就是最过瘾的事情了。其实昨天就是刚录完,我一下去一开手机,因为你昨天不是有提到说是不是莆田系也该查一下,一开手机就发现查了。就是有关部门进驻武警二院,马上就开始查,整个一个大地震。但是我发现有一个很奇怪的事情,就是说百度其实在2015年的4月份,它们是宣布终止了跟莆田系的合作,但是不知道是谁先终止,因为它们之间好像有一种对抗,就是莆田系也说我不在百度投广告了,百度也说我也不跟你们去合作了,我们各自走健康的路。但是,这个魏则西是在这个声明之前一年,他去找到的这个方子去医治的。

窦文涛:这两边江湖传闻那是曾经,就是互相捆绑。因为百度也老想转型,对吧,你别看李彦宏那么帅,他也转不过来。就是说仍然莆田系医疗广告的这个钱是他相当大的一个份额,以至于前几年莆田,你看有意思,我还看过市里的重要的领导参加莆田系。就莆田发展经济靠什么?前几年莆田的市委书记说是,曾经放过这个话,说百度它一年260亿的广告,我们莆田这个系统给它贡献了120亿,当然据说百度极力否认,它不承认,但肯定占的份额相当大。那么,点击一次,后来莆田系医院就是说你收的太贵了,这百度太黑了,收的太(多)。许老师,你知道这关键词是什么意思吗?我觉得这个东西也挺好玩儿,就是说要是百度的人自己不停点击呢?我这外行,我不懂,反正他就是说,比如说开头说一次一个关键词,比如说肝炎吧或者说是什么小三阳什么的,一次三百块钱。那一次就三百。

周轶君:点一下就三百,很多。

窦文涛:后来听说是什么,还有999,当然这些数字我是完全是听网上胡说的,没有任何事实依据。但是总之,莆田系后来觉着贵了,贵了曾经就说那我们别弄了,别弄了呢,到时候两方面,百度又觉得没了这一块也是少了很大一块。而莆田系又发现,它用别的办法都比不上百度这个强大的引擎。

许子东:有一个说法,说世界各大的医疗器材到中国开博览会,得去四个地方,北上广,然后就是东庄镇,莆田的那一个小镇。它可以跟北上广,就是那个小镇,叫什么东庄村。

窦文涛:东庄镇。

许子东:它是一个镇吗?它叫村。

窦文涛:东庄镇这个地方,这个地名。其实所谓说莆田,说80%的民营医院都是这个地方,而且这地方我那天看一个文章,有一个老大当年是他们祖师爷,像是詹氏兄弟,什么几氏兄弟过去都是他手下八大弟子。他早年就是行走江湖,说是碰着一个老中医,老中医给他医治什么疥疮的一个秘方,可能还真治好了一些。慢慢发展,到后来他发现新的时代到了,性病好像更多了,于是这就慢慢慢慢发展起来。

我印象最深的就是说这个东庄镇,这福建这个经济发展很有意思,福建的另一些地方不是靠医疗的,也很有意思。你看,很多打着你听着像是意大利名字的服装品牌往往都在福建,我到那儿去走过学,你知道吗?就是说基本上到它那个村或者到它那个镇提前50公里吧,当年全国什么明星最火,你就都能检阅一遍,那个广告牌全是。然后,所有的时装的名字、牌子都像是意大利的译音,实际上都是他们生产的。我就说这个东庄镇最有意思的就是说,你说是医疗器械全国展会。

许子东:莆田一村庄人垄断全国80%民营医院

许子东:全世界的展会要在那里。

窦文涛:对,然后还有一个就是说,过年的时候,看门口停着各种牌子的几辆跑车,但是我唯一记住的情节就是过年的时候打麻将,对面是大老婆,旁边是小三,这个是小四,其乐融融。

许子东:和谐社会,不得了。所以,有两部小说,一个是余华的《兄弟》,一部是阎连科的《炸裂志》,很多人看了以后说他小说写的太夸张了,都是写一个农村的一个村长或者一个做商人,然后不择手段,然后暴发。一个是《炸裂志》里边是组织村民去偷火车上的东西,那个李光头是什么,李光头是从日本进口人家不用的西装,回来发财。这两个小说家的小说被很多人批评说太过分了,写中国的现实太夸张了。我最近看了莆田的新闻以后,我发现他们还不够夸张。

周轶君:许老师,你说的对,刚刚解了我的一个困惑。

许子东:只是《纸牌屋》里边那句话,“我白天演的时候觉得太过分,回家一看电视觉得演不过分”。余华跟阎连科的小说还不够魔幻。

周轶君:对,因为我其实看了它整个铺听的发家史,然后我脑子里就两个字,野蛮。然后我在想,就是最近几年不是有一些外国人写中国的书也比较红嘛,像何为写中国的那个三部曲,然后欧逸文写《野心时代》,最近还有一个人写上海的常德路什么的。你现在看他们写的真的是外国人写的,温情脉脉的面纱,把中国改革开放这30年写的太温情脉脉了,不是野心时代,就是个野蛮时代。我在想,那时候你就比如说很多人写文革都是写悲情,但是王朔那时候写了个《动物凶猛》,就写出那种野蛮的那个劲来了。我其实我最近还在想,谁能写改革开放的这个动物凶猛,可能就你说的这个《炸裂志》这些,真是野蛮。

许子东:我看《炸裂志》,我还跟阎连科讲,我说哪有这些事情,一家四兄弟,一个做了村长、镇长、市长了,其他几兄弟就是你管教育,你管银行,哪有这种事情?结果你看看莆田,就是这么几个乡亲,你想为什么他们这一村庄的人可以垄断全中国80%的民营医院。他们这些人出去都没有文化,没有别的,不懂医的,但他就相信自己人,自己家族。你看我在外面发财了,我医生可以聘高手,我武警可以当地找人,可是我自己最亲信的人,我再没文化,我找我的乡亲,就是找他自己村里的人。你看看他们的手段是什么,你看看现在揭露出来,其实早就揭露了,《瞭望东方周刊》。

周轶君:十年前的时候已经揭露出来了。

许子东:在人家厕所里喷漆,喷完漆。

窦文涛:那是郎咸平说的。

许子东:但是有很多是小病变大病治,无病当有病治。

窦文涛:后来有一个刊物,好像叫什么《都市生活》,前几年,就是揭发这种性病,后来他们治性病,到处的一种性病诊所。那个时候就接到说,我们要炸了你这个大楼,最后我记得这个杂志的人,那个时候记者还挺有气节的,毅然决然在整个它那期的封面上就登了他们那个大楼,那意思我们跟你们这些江湖游医、骗子们干到底。当年就是说野蛮生长的时候,可是你不知道。

许子东:野蛮生长怎么没有官方管理的呢?

窦文涛:所以,为什么这个事儿。

周轶君:因为当时整个中国都在野蛮生长。

窦文涛:我跟你说这个事儿就很反映中国这西里歪斜的这种现状,就是说它掌管了大多数的民营医院,可是它却在中国走了一条如此之邪又黑的一个路。当他们赚了巨富之后,其实你说这个事情真叫一部25史,不知从何说起了。本来我记得他们讲医改的一个理想是公立医院承担公立的这种医疗,对吗?然后市场化的,你要想享受更高的,民营医院。

许子东:对。

窦文涛:好,这个莆田系资本的每一个步骤都是血淋淋积累而来。

许子东:而且走下三滥路线。

窦文涛:积累了以后,我看有领导参加他们的会,当他们莆田的东庄镇民营医院好像洗白了,登堂入室,想当正经人的时候,他们跟上级领导提的那个要求又是什么呢。就是你看,希望国家给我们一些个民营医院发展,我们现在这个准入太难了,办一个民营医院拿到许可太难了。

许子东:税太高。

窦文涛:再有一个呢,我们要办好民营医院,我们就得请好医生,但是现在因为种种原因,公立医院的医生他们不愿意出来,或者有很多障碍,没法到我们这里来。国家是不是能给点政策,帮助我们办好我们这个民营医院。

许子东:听上去很有道理,你这个扶植民族资产阶级,对不对?

许子东:第三类医疗纳入医保 给老百姓错觉

窦文涛:《锵锵三人行》,广告之后见。真的,我现在就觉得咱国家最缺乏的就是朗朗乾坤、清明世界。为什么这么浑浊?为什么就是说比如说咱不是说崇洋媚外,这几天大家不都拿这个谷歌来比较吗?我看个人发朋友圈,就假设了一个美国小伙儿,叫迈克,假如他是魏则西,同样的这个滑膜瘤,这个癌症,他就在谷歌上这么点。你就觉得一个正常的世界就是这样吗,对吗?一进去先是医疗机构、医疗的组织,也有广告,但是不是排在前面,而且也给你注明了。然后,他非要点击,要找到这个东西,要找到这个所谓生物免疫疗法,最后就是发现找到很尾,找到的是一个两三篇论文,然后还告诉你这个东西没有什么临床的效果,没有通过各个国家的这种验证。

为什么我就觉得我闹不清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每一件事情谁让你这个武警医院承包科室了?这让你部队医院承包科室了的呢?好,你觉得这是正常的吧,这是正常的,可是你去查都有规定的。比如说这个部队过去也有规定,说我们要整改部队医院,甚至我还看到过有些条文是分成三年以内,我们要逐步地把这个承包,这个什么什么都得清退了,对吧。然后,谁让你这个莆田系这么搞,比如说包括百度也是这样,都是有这些的。但是,有规定的,包括这个生物免疫疗法,没有一样没有规定,就是没有一个国家把它当成一个正式的可以通过临床,可以应用到临床上面的,都是在实验阶段。

许子东:可是这个在中国百分之七八十进入了医保,各个地方,就是这个第三类的医疗,这个正是我想讲的。任何事情,坏的事情是三方勾结的现在中国,都是三国演义,商家、官方跟无良的传媒。百度是代表传媒,莆田是商家,官方的责任其中一个就是这第三类医疗他们查下来,在这一种就是花钱不一定什么效果,但也不能说它害死你,当然没有什么特别坏的效果,这种东西在很多地方,被侵夺省份纳入医保。纳入医保,那就对老百姓来说,觉得这是官方认可的一种治疗手段,而且就是说现在据说是只要医院自己掌握就可以。

窦文涛:你知道,就是他说的这种什么CP,什么KI,这个玩意儿叫生物免疫的治疗,就是说把你的血抽出来,抽出来,怎么洗一洗,然后这里边不就免疫了吗?然后再给你打回去,我是外行,大体这么回事。这种方法不是说生物免疫疗法不是一条路,但是这种方法人家西方国际上不是在实验阶段,基本上放弃了,因为没有特别明显的疗效,都在往其他的生物免疫的方向在探索。但是,不管怎么着,你没有经过FDA,这个东西为什么在咱们这方兴未艾,成为一个大有前途的事业,甚至我还看到一个数字,招商证券上说是什么美国花旗银行的一个评估,就说这个市场在未来十年可以达到三百多亿美元的这么大的市场。

周轶君:信息的不对等吧,咱们都不知道,人家外国都那样了。

窦文涛:我说一个不靠谱的东西怎么你还发展未来十年、百年大计呢?

周轶君:莆田系医院曾给30万妇女丰胸获暴利

周轶君:这个就是信息不对等。我在想,莆田的整个发展史我看到,它其实不光是他们整个做医疗怎么去洗白的一个过程。你看它当中裹挟进了很多中国前30年发展当中很多的社会现象,对吧?它为什么一直做这个性病什么的,就是那时候很多农民工来,然后要去解决他们的生理问题怎么样,然后就有病,然后又不敢去大医院看,对吧,这个东西他觉得又爱面子,他又不知道该向谁看,然后会去找他们。还有说它一开始搞什么美容整容那些,说是因为突然人变有钱了,那些有钱人要开始包小三,包明星,包什么,所以他们一开始最赚钱的一项事业是丰胸,就做了很多这个东西。而且他们一开始有个什么技术给做了30万妇女,就是这个丰胸,结果大概过了几年,卫生部就发现它塞进这个玩意儿完全是没有用的,而且是对人体有害的。结果现在把这个东西取出来又成了他们的专利。

窦文涛:我觉得这帮孙子最损的是什么呢,给你动手术,叫微创手术,实际把地麻醉了,给你切个口,什么都没动,盖上。

周轶君:说把病灶已经去除了。

窦文涛:好几万,就是说我们给你切除了,已经切除了,实际就给你割个洞。

许子东:那你说这种事情,假如你一个病人他到了一个不管什么医院,莆田不莆田,碰到这种事情,他能求助什么机构呢?是医疗管理部门呢,是卫生部门呢,还是公安部门呢?他能靠什么来保障他呢就是说,如果你碰到赤裸裸的这种。

周轶君:应该先去消协去投诉吗难道是?消协应该是没有牙齿的部门,他都没有办法去。

许子东:你发现没有,假如作为一个普通人。

周轶君:所以这样一闹,所以很多人就问,那这莆田系的医院是不是很多有医闹呢?我刚才看你播的那个穿迷彩服的,我想找武警医院是对的,他防止医闹。

窦文涛:对,武力强大,对吧?

周轶君:那你说还有什么方法解决呢?

许子东:我之前也好奇过,你在香港你没有看到一家医院写明什么男科医院、妇科医院之类的,你这一方面的病你就到医院找那个科就是了,你有妇科,有泌尿科,对不对?没有医院打正牌子说男科医院,我在别的地方没见过,这是中国特色。

周轶君:他们甚至跑到学校,校园里面做什么人流广告。

窦文涛:那倒是符合现在的实际。

周轶君:就是说它的成长史也是大家的各种社会需求史其实。

窦文涛:这东西我觉得它最不要脸的一个是什么呢,就是你说的,这个你还没法告,为什么,因为这种生物免疫疗法它是治癌症的,说实在的癌症是绝症。那治死了,你怎么知道没效果,你怎么告他,是你选择。即便这次就是说魏则西的父母,你看你说你能怎么说呢?

许子东:他不能说是它害死的,凡成功必有它的诀窍。你知道它那些性病的东西,我看过一个博客,讲一个人,他说这个很抓住人的心理的。因为一旦一个人怀疑,不管真有没有,他一旦有这个病,他心虚,你知道,他又不敢跟家里人说,跟周围公司自己的单位也不敢说,对不对?他只能去找那些广告,搜索那些医院去,正规的医保他都不敢去,他又怕人家怀疑他做坏事,对不对?然后他又怕传给家人,精神负担很大,有时候他这样骗人家,活活就把人家这个精神上搞垮掉了。

周轶君:对。

窦文涛:《锵锵三人行》,广告之后见。你说咱们这个社会怎么办呢?

窦文涛:传百度260亿广告 莆田系贡献近一半

许子东:要是有谁从新加坡来,他就会提个主张,说你们莆田系这种事业在我们新加坡就不会发生。

窦文涛:为什么?

许子东:因为他们的性工业合法,而且他们全部有完善的健康检查制度,打针机嘛你不知道。

窦文涛:许老师打傻了。

许子东:这是一个岸基,我们在象征的意义上,实际上也是,它是针对中国人的一个忌讳的一个岸基,在这里来赚钱。但是整个这个社会事件,这个东西也是戳中了中国改革开放的一个岸基,就是明明是错的,但是你找不到责任。

窦文涛:对,我现在就是过去我一直相信依法治国,对吧,咱们都是因为没有重罚,罚他一百亿美元等等就是说。可是我现在就慢慢觉得吧,以我们中国人这么绝顶聪明,我又不得不觉得,过去人们讲的,咱们是不是人心大坏,因为这几十年来的历史,这个人某种东西。咱就中国过去讲礼义廉耻,马三立相声礼义廉耻、国之四维,四维不张,国乃灭亡。就是过去中国人认为是像乌龟一样,腿要柱子撑着这个天。好,我们不讲礼义廉耻了,你像美国它讲这个三权分立,美国是什么民主、基督教,法治它互相锁定,它支撑着这个东西。我觉得我们现在这个柱子塌了,就像我刚才讲的,社让你这么搞了呢,都有规定,你当然是违法,可是为什么违法的事情大行其道,就在阳光下。

许子东:这还是一个法的误解,你讲的是法家的法,重罚。其实法治的最关键是任何人都不能逃脱这个法,之所以这些事情能发生,不是因为没有法,而是因为有很多人觉得我有办法超脱这个法。

窦文涛:我现在还不得不往另一纬去想,我认为道德崩溃了。

周轶君:但是现在你知道中国其实道德崩溃,很多人认为不是目前的问题。

窦文涛:包括我自己在内,你说什么百度,老实说,像这种代价的钱给任何一个公司,你挣不挣呢?中国的这么多公司。

周轶君:死人沾血这是另外一回事。但是很多人讲中国这个人心不古,其实古人的心也不怎么好。我看过一个清代的时候有法国的传教士来中国,他们写的那个笔记,说东南沿海的中国人他们就是不以诚实为美德,比如他们卖一个什么那个咸火腿,他拿几个破募投,上面沾着几个炭火的那个东西一包,就跟你讲是火腿。而且他们是怎么,他们不卖给熟人的,就是给外国人,就是欺负外来的人。所以到了今天,我觉得就是说其实人心一直就是大大的坏的,但是你这个法你怎么样。

许子东:不,你像现在的现实小说里写的,就是一个村庄的人把一个假的东西骗外面的人,但是自己能够赚钱,他们自己乡亲里毫不羞愧,这个我相信在中国你说某些地方是有。但是真的很难相信在那些基督教的那些小村里边,它那个教堂,它那个牧师。

周轶君:也有我觉得。

许子东:你觉得也有?

周轶君:有。

窦文涛:我跟你说,就像我看见一个百度内部员工讲的这个,它现在这个网站有两个部门,一个你比如说负责搜索的呢,它就像咱们节目部,就像咱们公司也有广告部。你知道这个广告市场部那些人,那都是狼,就是讲究狼性文化,狼性文化后来我也领略了一些,无所不用其极。有的时候你跟节目部这边的人讲的好好的,怎么出去之后到那个市场部那边胡说八道的。

你知道你就会看到,它两种引擎,在百度里边两种引擎,但是最后慢慢金钱驱动的引擎压倒了你产品部的引擎,而且你就说法治。我给你看看照片,咱们看看关于这个,你看这是什么事儿?百度推广是广告,工商总局八年不知道,这里边关系到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有一个司法建议书。前些年有个叫田军伟的,也是在百度上买一个微型摄录机,出了消费者权益的事儿。这人轴,就较上劲了,先海淀区的工商局,海淀分局,最后海淀分局说它到底算不算广告。一开始,工商局的海淀分局说它不算广告,然后这哥们不干,又最后告法院。你看,海淀区人民法院司法建议书,最后当时法院说,它有广告的性质,但是法院建议你应该向北京市工商局国家行政局等上级单位请示协调,形成工商管理系统相对一致的意见,明确对百度推广项目的性质定位,但是这事儿拖了八年,上头也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