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轶君、许子东《锵锵三人行》:“软医疗”广告收入百度远超谷歌

周轶君、许子东《锵锵三人行》:“软医疗”广告收入百度远超谷歌

有声读物」「2019-09-05」「凤凰卫视」 凤凰卫视1996年3月31日启播,以“拉近全球华人距离,向世界发出华人的声音”为宗旨,致力为全世界华人提供高质素的华语电视节目。经过21年的努力,凤凰卫视已经从一个单一频道的电视台,发展成为拥有中文台、资讯台、欧洲台、美洲台、电影台和香港台6个电视频道,超过3.6亿观众的跨国全媒体集团
内容提示:本期节目窦文涛、周轶君、许子东谈魏则西事件,周轶君谈到,魏则西事件刮骨疗毒具备革命气息,谷歌口号叫不作恶,说出企业的担当,窦文涛谈到,做...

内容提示:本期节目窦文涛、周轶君、许子东谈魏则西事件,周轶君谈到,魏则西事件刮骨疗毒具备革命气息,谷歌口号叫不作恶,说出企业的担当,窦文涛谈到,做广告的越来越精,越来越像骗子。

窦文涛:《锵锵三人行》,魏则西事件路人皆知的程度已经使得我们不必再讲这件新闻的本事了,只要给大家看看照片就好了。你看,这个是最开始魏则西21岁,他在知乎上发出来,就是说人性最大的恶是什么,现在被认为是“百毒”,百度当时根本不知道有多么邪恶。你看,他用红笔圈出来的,在上面第一条就是某武警医院的某生物疗法,DC、CIK,这是一家三甲医院,这是在门诊。他说查了一下这个医生,上过中央台,然后这几个符号,百度、三甲医院、中央台、斯坦福的技术,这些应该没有问题了吧。几个月就转移到肺了,魏则西已经离世了。这就是这家医院,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把这个科室给莆田系给承包出去了。再看下边,你看,这就是人们这几天议论纷纷的百度的竞价排名。你注意,我注意这个字眼,叫百度推广,这个品牌推广,你看都叫推广。据说这个推广就算声明,然后你再看下边,这是开头的魏则西事件的知乎上转发的文章出来之后,当天有过一段时间,据说有几个小时,此内容因违规无法查看。

周轶君:这个符号好熟悉。

窦文涛:这是我们中国人民都很熟悉的,但是现在这是个罗生门,就是说到底是谁删了这几个小时的帖,不知道。是百度,还是莆田系,还是某方面,不知道。现在你看我就说,人们就是说百度现在已经把莆田系那些搜索全删光了,但是架不住网友截屏留下的这种,你看皮肤科医院指定推广,注意这个字没有,推广。你再看下边,这个是什么,这个是谷歌,被赶出中国的谷歌的药品搜索的广告,你看谷歌明显注明AD,打了AD的给搜索用户表明,这个就是广告性质的。好,两位谈谈吧。

周轶君:我都觉得一时间好像有很多话要讲,又一时间真的不知道从哪儿说好。就是这个竞价,还有你看到刚才那个AD,它其实区别还是蛮明显,因为其实推广我如果作为一个外行,我不太知道那是个什么东西,我以为它就是帮助你去推广,而不是说是广告,那么直接标明是广告。而谷歌那边它如果帮你推一个东西,第一,它是不帮你推的,而且它防止你利用它的技术缺陷来把你的东西排名往上。它有一套算法很复杂,就是一个算法,那么你有可能利用它的技术漏洞,你突然黑了它,然后把你的排名给提高是有可能。但是你马上被发现,就会被刷下来,永远也不能上,它是这样的,它是不收钱,直接帮你做这种软文广告,它是不会做的。但是它会注明有广告,那广告这个字是很技术的,你要怎么打,多大,能让人看得见。我有个朋友是在一个外国的电视台,他是做新闻的,他跟我讲,他们那儿要去做广告,30秒以内的广告,纯广告,30秒以内是不会来注明这个是广告,因为你一看知道是广告。超过30秒钟的,因为很长的,有人就会想这到底是广告,还是真的什么的,超过30秒就一定要注明是广告了,要有非常醒目的字体去注明。就是说你要主动提示别人是广告,是一件很技术。

窦文涛:现在有一个焦点问题,就是这个搜索引擎,百度的这个竞价排名它到底是不是广告?

周轶君:就是百度是家广告公司,还是家互联网公司。我看有人说谷歌,就已经说谷歌是一家广告公司了,因为确实它的收入很多都是来自于广告。但百度是不是?据说我看到,我是在网上看到的,就有人讲说它曾经有人去告它就是那种广告,就不真实什么的,但是官方,处理广告这个地方的官方后来就判决它不是广告,就是百度的上面任何推广不是广告。

窦文涛:有一个法律界的人士列了一长串,原来这种官司,各地的法院在有些个案下,它判定百度应该和广告主共同承担责任。又比如说一个美容院的什么什么,但在另外的有的案例里说,百度只是一个搜索引擎,它不需要为这个虚假的负责任。所以,这现在是一个争论的焦点。

许子东:我用百度一直把它当做新华字典这样用,我非常相信它。

窦文涛:太抬举了。

许子东:我就是一直是什么事情搞不懂,就查那个百度知道,什么东西都搜。因为在内地好像谷歌都不大能用,在香港能查谷歌。

窦文涛:不是不大能用,是大不能用。

许子东:大不能用,但是据说这次它们有个比较,比较了谷歌跟这个百度的广告,就是商业投入的广告。结果呢发现它们在什么金属、交通,还有其他的很多行业里面,它们差不多的,就是说它的收入差不多。但是在有一些领域,就是百度就高出谷歌很多倍,什么呢,就是医疗、医疗器械,还特别是软医疗,所谓软医疗就是整容。

窦文涛:皮肤病、性病。

许子东:就是整容、马丽苏,就是马丽苏的那些东西,这种统计我觉得说明一些问题,就是说用的东西大家投上去给两家差不多,为什么这些软医疗它的这些东西特别倾向于去百度呢?

周轶君:但是谷歌也曾经,就我看到一个帖子说,谷歌也曾经帮人卖过假药的,当时美国联邦调查局找了一个托,叫什么,钓鱼执法,就叫那个托去找谷歌做虚假广告。

窦文涛:不是,这事儿我也知道,那个不是,那就是个骗子,那就是个骗子。不是,但是这个骗子按照他这个罪,你看美国卖假药这个罪恨不能判他999年的刑。最后是跟美国的执法当局达成交易,就是说这个历史上这种互联网网站最大的一次钓鱼执法,就是让这个哥们,就是说我可以判你几年,但是你给我把这个谷歌给它下套,然后他就跟谷歌的人员怎么怎么着,你给我打广告,绕过谷歌的这些规避,最后把谷歌拿下,罚款五亿美元。

许子东:所以你们现在讲的这个事情呢,有的方面听的就是真是开心,谷歌也有这样的问题,所以我们百度是非常好的,又可靠,问题都有,美国也有苍蝇。

窦文涛:不是,不是这个意思。你比如现在最新的消息是派了调查组到了谷歌。

周轶君:到了百度。

许子东:闹晕了。

周轶君:魏则西事件刮骨疗毒具备革命气息

窦文涛:谷歌应该是中央情报局,联邦调查局。

周轶君:中纪委直接进入谷歌。

窦文涛:其实那边派个调查组说不定也好。假如我是个老中医,就原来莆田系电线杆的老中医的话,我会说,这是西医的方法。因为老中医一直就说西医是头疼医头,脚疼医脚,你看大家现在骂百度了,百度。好,就弄它百度。当然,西医很有,对吧,你真是肚子疼的不得了,你还是得找西医割阑尾,好,我觉得这很好。但是,我这个草民一个建议,那给这个武警第二医院是不是也应该派个调查组来,给武警第二医院三甲医院资质的是不是派个调查组,让这个莆田系大行其道、登堂入室的是不是莆田系从电线杆的小广告鸟枪换炮,变成公立医院的科室了,变成部队武警医院的科室了,电线杆变成百度搜索引擎了。那它完成这个历史性的转变,那是怎么完成的呢?

周轶君:对,所以有人就说这次要刮骨疗毒,但这骨能刮到多深,我觉得这次的事件就是说我希望它跟过去的很多次事件不一样,不是咱们讲完就忘了或者怎么。

许子东:不可能。

周轶君:但是我这次我不知道为什么,我没有根据,但是我自己的一种直觉,我觉得这次的事件具备革命的气息,因为我觉得在街上,几个街角的电视全部在演这个事情,我在电梯里听到所有的人都在谈论这个事情。如果还刮不到骨,我不知道。

许子东:过一阵又有别的事情出现。

窦文涛:我觉得这次可能得来点动静,因为你看在近些年的历史上,有几个人的不幸酿成了国家的改变,比方说我记得我做过的孙志刚事件,对吧,它带来了一个很大的法律上的一个改变。包括有些你像呼格吉勒图等等,当然这两个跟魏则西事件它性质上和形式上都完全不一样。

许子东:儿童校车的事件引起了很大的改变。

窦文涛:所以,真是我们期待有一个改变,但是我一半同意你,我一半同意许老师。还有一些更深的原因,我又认为很难改变,而且甚至我已经看到不可阻止的大势所趋,挡都挡不住的潮流。你看,咱们总说碰见事儿往前看,我觉得往前看其实什么也看不见,一片茫茫都不见。毛主席他都看不见前边,所以实际上但是有时候释迦牟尼他告诉我们了,不用看前边,你们折腾来折腾去叫轮回,都是那么回事,你不如往回看看。

周轶君:马克说螺旋式上升,你得上升,你不能老轮回。

窦文涛:是,我就现在觉得往前看我是看不见什么,但是我往后看,我就觉得你得活到我这个岁数,你才对于广告。为什么我说它一半能变,还有一半变不了,简直是大势所趋。我看到了一个趋势,就是你知道有时候我心里站在这种保守派的立场上讲,我就想呐喊,还我一个清明世界,还我一个清白世界,一切本来都是清清楚楚,一切本来都是一清二白的,从什么时候开始是我的眼球变浑浊了,还是世界变浑浊了。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就20年前我们在香港受的是香港电检条例的约束,那个时候我得到的关于广告是一个非常明确的一些界限。比方说片头放完了,节目以内那是观众的利益,不允许任何,什么植入广告,当然这个广告也挺好,谢谢。你看,时代变化了吧?

许子东:007里边那些车,忘了?

窦文涛:原来香港就是,你知道吗?你活在一个很简单的世界里,播完了电视剧之间这个广告时段放的就是广告。然后,你不允许你在节目以内,就相当于你在报纸正文以内,那是政府要保障的观众利益、公共利益,你这么干就违法,不允许这么弄。后来,香港那边电视台我记得有的还弄一个也算软性的,说15分钟拍一个介绍什么楼盘的那个。好,这叫15分钟广告杂志,就是说得非常清楚。

许子东:清楚,这就是一个广告节目。

窦文涛:说得非常清楚,甚至于我前几天在香港看卖房子的,我看这个海报。我觉着房地产商我就说有君子之风,为什么?你看香港卖房子那个大海报底下写的非常清楚,说这个海报的图片是电脑合成,真的楼还没盖成,如果这个图片和这个将来盖成的楼之间有差别,我现在要告诉你它可能不一样。

许子东:那都是因为出了这样的事情被人追究以后补加的,现在有了法律的追进。开始就出现那种情况。

窦文涛:你说的对了吧,后来那个房地产商是君子呢,这个话是政府让他写的,是标准。

周轶君:吸烟有害健康,都是政府让写的。

窦文涛:你看见没有,我就是说我渐渐看到这些人一个不可阻挡的趋势,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广告的手段发生了变化。我现在发现这个广告商,你看他们就在争论这个问题,说北京有个什么互联网管理方法,有个什么什么,出台没出台的吧。主要就是在说你搜索引擎你弄这个玩意儿,反正你也是收钱的吧,你甭管你百度你说我不是仅仅受收费的影响决定排名,那你还是受收费的影响吧,对吧?那这个东西就要可识别,我对这个深有感触。因为我现在接触到的做广告的人他的心思就希望不可识别,他的一切的这个骗子就希望鱼目混珠,我说我看到的这个浩浩汤汤的历史潮流就是一切经媒体出来的东西鱼目混珠。你甚至我把这个话题再往远一步,我现在分不清一个新闻客户端它发出来的新闻到底是某个机构的公关软文,还是新闻,它以新闻的面目发出来,你知道吗?所以,我就说过去老爱说马丁路德金我有一个梦想,我现在改了,我现在就是说我有一个噩梦,我就怕有一天起来,所有的媒体播放的内容,不管是新闻,还是节目,全都变成了利益集团的广告或者变相广告。到那个时候,我就跟你说,金钱、权力的这个对我们的殖民就算大功告成,我们就是彻底奴隶。

许子东:这样的时代有过,所有东西都是广告,广告现在特定指的是商业广告,其实过去广告就是广而告之。所以,政治广告其实也是广告,那个时候全中国到处的大小的喇叭讲的其实都是广告,现在的用词,中文的用词妙在一个广告跟新闻,你说它应该不同吧,其实它们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宣传。

窦文涛:咱这个有历史教训吧,要不我说发现螺旋式上升,释迦牟尼这轮回,你看十年浩劫的时候是政治让媒体说假话、骗人,今天政治让出了一些空间了,好,金钱让媒体说假话,变着法的骗。说白了,你不就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吗?什么推广,你明明知道它是怎么回事,对吗?

周轶君:其实它里面有个很重要的,就是在互联网时代,内容卖不出钱来了,就是过去比如说你订一份杂志或者你收看一个什么电视频道,你会去付费,你想付费看内容。在今天基本上大部分的内容你要求说我不想付费看了,你如果只是,就比如说你是一个传媒,你说我只集中精力,我做好的内容,我做的特别特别好,你赚不了钱,你很快就死掉了,真的。所以呢,你要基于说内容是免费的,那么怎么样能赚钱呢?你不做软文能干吗,一定会逼到这条路上去。

许子东:它本来我做一个产品,有人买这个产品,我就赚钱,现在呢就是这个产品本身要是广告。

周轶君:要嵌入你的生活而且。

许子东:我现在身边那些自媒体,我从另外一个角度,广告写的真好,对不对?讲旅行不能住差的旅馆,我一看这个标题,我也很喜欢看,讲了很多住差的旅馆以后整个旅行很糟糕,我一路看得都很同感,对不对?但是写写写写,出现了一个订旅馆的网站,它不自觉的时候,所以下面就有人夸他,说写的真好,一点都看不出是广告,不知道什么时候蹦出来的。你看现在变成一门艺术。

窦文涛:做广告的越来越精 越来越像骗子

窦文涛:所以我就是说,自你那边而观之,就是说这事儿国家肯定很重视,一定会带来一些改变。但是,自我说的这边来观之,我又觉得你得看到现在是不是跟互联网技术的发展有关系,还是就是说跟什么有关系,我觉得现在做广告的也越来越精了,越来越像骗子了。不是,咱就比如说过去一个广告导演就像电影导演一样,他告诉你我是骗你,然后看看能不能感染你,现在越来越倾向于鱼目混珠,骗子就喜欢你不知道我是广告。你这不就是,甚至于我就说你现在看,我现在真正觉得那些新闻是真的吗?还是代表谁?那些企业,你包括像山铁公司它黑你一个公司,然后你找我,我再给你删帖,你甚至就是说一个企业它现在不大愿意给你冠名广告,这个大家都知道是广告。我跟你说,它恨不能就是说窦文涛我给你几十万,你知道我真的碰见过,要不我就说凤凰这个节操我不说谁知道。你知道吗,说给我几十万,几十万干什么,你只要在某一天不用说我这个企业的名字、品牌都不用你,你看现在高端的。你说我的一种理念,比如贵族血统、精工制造,你们谈这个话题,好吧?谈这个话题,因为那天正好是我要举行一个论坛,然后呢,你说这样弄,我这么干了,没有人知道。

周轶君:你干一次不会有人知道,你干十次观众就不看了。

许子东:我们还是看的,以后再投吧,我们还看看。

窦文涛:我也不能把话说满了,我只能说到现在我还没有干,以后干不干的要看看这个各方面的我的经济情况。不是,看看凤凰的工资能不能跟上物价上涨的速度。

周轶君:我觉得你说的这样一个趋势就是以后越来越分不清楚这个信息和广告,还有一个趋势就是说将来人们的意见会越来越分化,其实跟这个是有关联的。就是因为我们可能只去看那个我基本上相信他不会给我做广告的人,对吧?所以,你将来越来越多的不是看一个大的平台,一个凤凰卫视或者一个中央台,你可能看我看窦文涛,我看许老师,这样。所以,这样会导致什么呢,人们的意见越来越分化,我只去吸收我那一部分的。

许子东:广告商这方面的动机我觉得是合理的,我本来投给你一个报纸,投给你一个电视台,现在我就投给周轶君,她专门讲英国的事情,那么我们卖英国货,对不对?

窦文涛:还有谁,莆田系是不是也得说说?

许子东:其实这个事情真的,我是学到三样东西,第一个我知道有三类医药,对不对,这是第三类,一类是安全的,又没有伦理问题的;第二类是有效、安全,但是有伦理问题的,现在他用的这个方法是第三类,是有伦理问题的。第二,我们刚才讲了半天的这个广告道德的问题,还有第三个我也很有兴趣,就是说原来莆田系民营医院势力这么大,这次这样,而且好像他们又很惨,又是听上来他们都是软医学。整个这个事情客观上对公家医院是有好处的,明白我说的意思没有?中国现在的医疗的问题这么大,民营医院都是在莆田系的控制下,莆田系又是这么不讲道德,照理说这个是给公家医院层,我看网友看了消息以后就说,好吧,我们对莆田系不相信,那么我们又得靠票贩子去排队去了。所以,这个问题还有第三层的问题,就是我们的医疗事业公家跟民营之间的竞争关系到底怎么样的,为什么民营只能靠弄虚作假这种假广告来维持生存,难道中国的医疗,民营就这么没出息吗?

周轶君:这次的事情最早是由两个女媒体人给曝出来,她们在微信公众号上,后来你就发现,就是媒体人虽然很多地方队散了,人还在,前仆后继地就开始挖,就挖出好多一是关于莆田系的医院,就是你所在的城市里面多少个。因为其实我们分不清楚,谁知道谁是莆田系,它又不挂在上面。第二就是说挖出来那些莆田系的怎么给领导去送东西,有一张什么礼单,送了多少。

许子东:你觉得这些都是记者自发的行动?

周轶君:我不知道,但是你是可以看到前仆后继有人在做这个事情,这也是我认为这次事件具有革命气息的原因之一。还有一个就是你像谷歌说它的口号叫不做恶,这个我不管它做不做,但是这句话说出来里面还有一个承担,就是说我知道我的作用很重大,很重大,如果我做恶会害很多人。你像百度我觉得你卖个眼镜,你卖个杯子其实也不会死人,也就算了,就说实话。医疗,你割个鼻子,割个瘤都分分钟死人的事情。

许子东:医疗的利润最大。

窦文涛:不是,现在很多人讲,就是说这个百度,所以你还得定位,就是它违反不违反广告法规,但是它恰恰是我们目前广告管理法规当中有一个灰色地带可供利用。那么,在这个意义上讲,也有些人说,干吗板子都打在百度身上,说百度是吃相难看,那个言外之意就是说,你也找不出它违反法律的地方呢?

许子东:那就是法律的问题了,我觉得它打广告可以,但是它不应该收钱来改这个排名表,凡是排名表这种统计的东西必须有公信力。这种东西你不能收钱来排,你说你打上去,这个是一个欺骗。收了钱改排名表这个是欺骗。

周轶君:就是还有一个,未来什么公司可能都是互联网公司了,我在想,现在的互联网公司你变成了主要广告公司,对吧?你再看看facebook那些,它将来不是公布一个十年计划吗?就什么事情都跟它有关系了,将来我们的生活什么东西都是互联网公司管的,你的法律怎么对?

窦文涛:我就是给你讲,我觉得今天就像喜欢说跨界,界限正在消失,就像诺贝尔颁奖给阿列克谢耶维奇,就是说文学与新闻之间的界限也在模糊。

周轶君:这是好事。

窦文涛:很多事情,你想想看广告和什么的界限都在模糊。

周轶君:但是良心不能消失吧。

许子东:广告跟统计数据的界限不能消失,要是这样消失的话,我们没有一个客观的一个数字的东西来衡量社会,这个非常可怕。

窦文涛:而且你看莆田系,你其实也会看到中国改革开放的一代历程,有原罪的,当年的江湖游医能把打假第一人王海派五个人找这莆田系这医生医治。这五个人医治,说你是尖锐湿疣,说你是淋病,你梅毒,吓坏了,以为真的是,最后发现全没病给你说成有病。

许子东:你知道我一听到莆田想到什么,以前莆田很有名的,出了一个人,在1972年给毛泽东写信,改变了所有知青的命运,莆田是一个特别穷的标志。

窦文涛:但是现在莆田挣了钱,它搞一些高大上的医院,那绝对经得起国际标准,但是收费也贵,它开始洗白,它往那个方向(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