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星驰、梁文道《锵锵三人行》:星爷畅谈电影艺术与当政协委员感受

周星驰、梁文道《锵锵三人行》:星爷畅谈电影艺术与当政协委员感受

有声读物」「2019-09-04」「凤凰卫视」 凤凰卫视1996年3月31日启播,以“拉近全球华人距离,向世界发出华人的声音”为宗旨,致力为全世界华人提供高质素的华语电视节目。经过21年的努力,凤凰卫视已经从一个单一频道的电视台,发展成为拥有中文台、资讯台、欧洲台、美洲台、电影台和香港台6个电视频道,超过3.6亿观众的跨国全媒体集团
核心提示:据香港媒体报道,获委任为广东政协委员的艺人周星驰,连续两日缺席会议备受批评。周星驰之后被问到对工作报告的看法,他表示没有经验,首次参加会...

核心提示:据香港媒体报道,获委任为广东政协委员的艺人周星驰,连续两日缺席会议备受批评。周星驰之后被问到对工作报告的看法,他表示没有经验,首次参加会议,好多事都不懂,需要更多些时间了解,他指自己无打算从政,希望为电影文化提出看法。

窦文涛:今天好高兴,星爷不是第一次上我们节目了,但是从上一次到今天,我觉得好像一百年没见到你了。

周星弛:没有一百年,五十年左右了。

窦文涛:头发都白了,刚才星爷还是很顾及靓仔形象的,整一整头发,我说只要有我们两个坐在旁边。

周星弛:所以我也很放心的上来了,刚刚也是讨论这个白头发的问题,为什么你就一根都没有。

窦文涛:有几根了,他是一个都没有,我以为你的白头发是拍功夫的时候染的。

梁文道:他这是天然的,这个不好弄,天然的很漂亮。

窦文涛:你觉得漂亮吗?

梁文道:我觉得好,如果是染白会白的很过分。

窦文涛:真是奇人必有异像,真的是,少白头,这也不是算少。

周星弛:我是应该的。

窦文涛:你要是上妇女节目就要问一下,你怎么驻颜有术,我怎么觉得他还这么嫩。

梁文道:样子没怎么变。

周星弛:你们也没怎么变,你看梁先生有变吗?我跟你也是十年八年之前见过,现在你还找不到一根白头发,你是有什么问题。

梁文道:我还是有点问题,主要是心理问题造成的。

窦文涛:你为什么这么多白头发呢?

周星弛:其实我在小孩子的时候已经有了,我还记得我在小学,好像几年班的时候就发现,我的同学告诉我,你有白头发,然后我说在哪里?他就帮我拔了一根,他又说还有一根,就不断拔,我说算了,可以可以了。

梁文道:是不是小时候想事想的特别多。

周星弛:不是,我就问我的家里人,他们说是遗传,这个没问题。

窦文涛:就是你祖上都是这样白发大侠。

周星弛:他们说是。

窦文涛:所以我说他不是一般人,我就真觉得咱们今天来要说《西游降魔》大年初一就要见到了,真是很期待,但是我讲老实话,我总觉得,周星弛自己不演的电影效果会不会打折扣。

周星驰:自己不演电影是因为有更合适的演员

周星弛:效果不会打折扣,因为我肯定要上去。

窦文涛:广告词说一说,为什么没有打折扣?

周星弛:因为其实更好看。

窦文涛:因为黄渤比你演得还好。

周星弛:他当然比我演的好,其实他是不是真的比我演的好,现在还不知道,我作为导演的角度,我要的东西他已经给我更多了,我要的效果,他全都有,比我想像的更好,还有其实演出,我是心里话,我去演出一个角色,其实这个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更重要的是,我全心全意去拍一个电影,去导演一个电影,去编一个电影,其实整个电影就是我,所有的角色其实都是我,对白其实都是我。

窦文涛:你一个人就能全演了。

周星弛:对。所以你真的去演绎一个故事出来,这个就是我要说的这样的东西。

窦文涛:我这几天在传媒上看到好多剧照,他这个导演真的是导演,他给一个群众演员,我给你演一遍,给每一个角色他都先演一遍,然后照着我的去演,所以我就更不明白,你看我跟你讲一件事,星爷的幽默是从哪里来的,其实很多大陆人可能他还少一课,他是从香港土地上出来的,所以你看香港导演一个思维方式,我刚才跟我们节目的导演就说,你看很典型的香港人的思维方式,我说周星弛为什么自己不演呢?大陆人一般不会这么回答,但香港导演很自然的就讲,他说赚够了,不用赚这个钱了。

周星弛:这个当然是假的了,他有没有理由,这个是没理由的。

窦文涛:赚是肯定赚够了。

周星弛:赚是没有赚够,就是赚够了,再赚多一点也是完全没问题的,一定是这样子的。我在片场里面我是导演,我不演不见得我能在家里休息去玩了,我还是要在这里工作是一样的,所以其实我是没有理由不演的,不演的只有一个理由,就是其实不演是更好,我个人认为不演是更好,就是我从一个电影的角度去想,先不想市场的角度,这个电影每一个角色心目中都会有一个形象,比如说唐僧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哪一个演员最适合去演这个角色,我认为现在我们这些演员是最好,文章是最好,还有一个女的段小姐,这不可能是我,要不然就是孙悟空,孙悟空我们这一次有一个跟之前完全不一样的设定,整个设定我认为黄渤是最好的,我都是对事的,假如我有自私一点我就自己来了,你不要让我来,这个片筹我拿。

梁文道:自己能赚了。

周星弛:对。我赚了,为什么要给你赚,但是我确实认为他们是做这些事最好的人选。

窦文涛:就是这部戏里的孙悟空的造型,他觉得黄渤更适合,因为黄渤比他丑。

梁文道:可是我好奇一点,比如说我们看现在出来那些剧照,那些宣传,那些文字材料,就像刚刚文涛讲的,你常常要对所有人都示范一次,你要的那个效果,导演也常常这么做,很多导演都会告诉演员你该怎么演,这绝对要做,但是我在想会不会有这么一个问题,过去你演出的戏里面,你演出的路数,你的方式,跟很多演员都不一样,尤其是跟,比如说这些大陆的比较正统训练出来的演员,你的节奏感,你的状态非常不同,是不是因此会变成,连群众演员你都有需要示范一次你的那个方法给他们,会不会有这个问题,就说你本身是一个太有性格,太有自己风格的演员,你再来导戏的时候,你怎么样去把你这种风格,如果像你刚才讲的,每个人都是你的话,你怎么把你这个风格一一的传授给这一大群,完全不同的演员呢?

周星弛:其实每个人都是,我是一个大方向,就是我们朝着这个方向去走,但是在实质上面,我还是要他们自己的东西。

窦文涛:你是在他身上发现他自己。

周星弛:对。其实好像,比如说你说现在西游里面的演员很多都是内地的非常好的,也有台湾的,我觉得都是很专业的演员,他们都有自己的东西,我到处去示范,其实就是,第一是搞搞气氛,让大家开心一点。

窦文涛:原来是为这个。

周星弛:在片场一定大家要开开心心,导演一个很重要的工作是让大家进入气氛,很开心的,然后大家都跟着你朝着这个目标去做,并不是要你们都要学我怎么样,但是我们是同在一个方向去做的,但是同时间我也要他们在不同人身上发现他们不同的特点,然后他们又去做出来。

窦文涛:他主要是在现场起到主持人的作用,跟我们这行当差不多,经过了这样的一个努力,咱们现在可以看一点,到大年初一才能看到,现在可以先睹为快,刚才说的这些造型,有一个宣传片,我们可以现在观赏一下。

所以刚才讲到星爷最近除了电影之外也有很重要的话题,司机不认路,你可以申诉一下,我们这里专门帮你申诉。

周星弛:对,真的是司机不认路,他不是不认路,他走错了,当然这个也是一个。

梁文道:这个怎么特别像你的电影里面的。

周星弛:你看我的司机也跟我的风格是一样的,走错路。

窦文涛:无厘头。

周星弛:那你有什么办法。

周星驰:并非因政治目的接受政协委员资格

窦文涛:但是我还真不知道,参加政协那天我们还在说,您很喜欢吗?

周星弛:其实很复杂,这个心情,我是喜欢的,有这个机会我是非常的开心,荣幸,但是另外一方面有点担心。

窦文涛:会觉得有压力吗?

周星弛:对啊,因为我都没试过嘛,这个东西都不知道,比如说好像第一次之后,结果司机就走错路了,你看这种事情就是很担心。

窦文涛:真是很容易出事。

梁文道:而且你要知道,在中国艺人做演艺工作、做电影、做音乐、做电视,然后后来被委任去做政协,就会成为所有媒体的焦点。就是可能政协里面有很多不同的政协委员,他们要来谈一些什么事,但是最后媒体曝的,来追的时候,焦点就是你们几个人。

周星弛:对。

梁文道:所以你应该压力会变得更大,因为人家就会盯着你,你在政协上面你说了什么,你干了什么,你什么状态。

周星弛:对,所以非得要小心,也要把它做好。

窦文涛:比如说一开始为什么不参加它这个小组讨论呢?

周星弛: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最后的安排就是这样子。

窦文涛:所以你看我有一个了解,明星是靠通告过日子的。

梁文道:政协给通告。

窦文涛:连参加政协也是要发通告,而且我听他的发言人有一些解释,就是他还是跟《西域降魔》这个电影有关系,他的宣传期都定好了,定好了然后好像说是17日你们才知道你要去参加政协,要开会,所以说那个时候他们知道的时候他们都蒙了,说这个通告和那个通告,对吧。

梁文道:撞旗了。

周星弛:马上就要处理,就是协调很多很多事情这样子。

窦文涛:这几天大家都在议论这个事情,你自己觉得难堪吗?

周星弛:我觉得尽力而为吧。

窦文涛:以后还有可能,司机还有可能认错路是吗。

周星弛:以后非得要先保证,就是司机不要再走错路,这一点。

窦文涛:你看我原来就很傻的,曾经有一个政协,好像是广东一个县里的政协,说我要不要参加,我还说我不去。现在想起来,我就没有这么一种责任感,我觉得你是认为你真的想给他们提一些什么建议吗?或者一些提案吗?

周星弛:当然我是觉得,假如我有这一方面的一些经验的话,我绝对愿意去把它拿出来让大家分享,你是不是真的可以有帮助,我会尽力而已,但是这个我不敢说,但是假如有机会,我觉得我还是会尽力而为的。

窦文涛:所以我就觉得也很有意思,因为我是第一次看到星爷去一个正经的地方,到一个正经场合。

梁文道:他平常也很正经,你别这样。

周星弛:我从来都很正经,你这样说真是。

窦文涛:那平常没正经。你真到那个会上我就在想,你就不怕他一说话,大家就笑吗?

梁文道:大家在开玩笑。

窦文涛:你很正经,但是人家能认为你是正经吗?

周星弛:我尽力吧,我尽力,还是尽力吧。

梁文道:但是这个事也很麻烦,就是在香港很多人会说,你看星爷变得越来越正式化了,现在跑去当政协了,就觉得这是一个,好像一个做艺术的,做电影的,忽然变成一个政治人物,那你会怎么回应他们这种批评,或者这种疑问?

周星弛:应该不是,因为在我的角度来说,其实我只是把我的一些,在电影文化的一些经验拿出来,跟大家分享,然后再看我是不是在某一些方面可以帮上忙,其实就是这样子。

梁文道:这个电影产业。

周星弛:对,我认为我的责任就是在这一方面,跟政治其实应该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

窦文涛:比如说,好像他挺不正经,实际上他有一些说法我觉得还是挺正经的,还有点中国的这种,好像争气的这种想法。比如说,我记得他就讲说,凭什么做特技,你看西域降魔里面有很多级特技,他就很不服气,说凭什么做特技中国就做不过好莱坞呢?为什么美国就能够做得比我们好?这你不服气也不行啊。你觉得我们真有戏吗?

周星弛:为什么不可以?为什么我们的创意会不如人家?

窦文涛:这是整个工业的问题,这里可能有100个分工。

周星弛:对。

窦文涛:可能我们哪一个分工都比别人差一些,或者差了一点点。

周星弛:对,就差了一点点,所以出来就是一个差距。

梁文道:就很差了。

周星驰:创意不足是中国电影发展的瓶颈

周星弛:就是一个差距,但是我们还得要发展,因为我们到最后,我认为其实都是一个创意的问题,从创意开始,然后再到这个技术上的问题,技术上的问题我觉得完全是没问题的,假如我们有好的创意,我们这个技术是可以配合的,问题就是这个创意这一块是最难的事情。但是大家都是人,为什么他们能想到的东西我们就不能想到呢?我不能接受这一点。

窦文涛:所以就不用参加小组讨论了,他的提案就在这儿发表了,刚才讲的很好。

梁文道:所以我觉得他其实,现在又在讲这个,我想一个例子,平常大家一讲电影特技马上想到好莱坞,那一想到好莱坞就觉得是个很庞大的工业,有很多钱,历史比我们久,没法比。那我们怎么看新西兰呢?你想想看,我们说魔界三部曲,其实最近几年好莱坞很多的特技片,里面需要用到特技都在那里面去做,去完成,他就10几年,那是一个最好的,中国可以拿来对照的例子。新西兰人那么少,没有什么周边别的资源,他根本没有什么大的电影产业,他简直是,几乎是无中生有的,10几年前就那么一堆人在那搞,一个工作室,慢慢慢慢做成现在世界上这么有名的一个电影特技的,特效的制作基地。所以我觉得不是学不到的,但是问题这里面有很多环节,就创意也是一个环节,还有一个技术上的执行。

窦文涛:你说是创意,我作为大陆人,我反倒觉得是干事认真不认真,有的时候不要求你有创意,比如说有些导演,包括香港导演都跟我讲,最后对北京很失望,最后做后期,跑去太多去做,就说北京真跟大爷似的,这一个人都不够专业,自己的机器自己不会用都可以,你没觉得内地有这种问题吗?

周星弛:当然会有很多问题,但是万事起头难,但是你还得要认真的去开始,去发展,我还是有信心。因为你不要说新西兰,譬如说韩国,你知道现在特效公司,很多韩国特效公司做得非常好,你再看看韩国它是怎么样的?就是没多久之前,韩国电影的工业还没有真的起来。

梁文道:我们是看着他出来的。

周星弛:对啊,香港那个时候已经很好的时候,韩国的电影还没看到过,但是在过去的10年,你看韩国发展多快,他是整体的发展,就是他的创意发展,还有他技术也发展。现在的特效公司我们都用韩国的一起合作,他们也是世界上一流的水准了,我觉得他们已经做到了。

窦文涛:但是你为了这么重视特技呢?

周星弛:特技只是其中一个环节,其实特技就是在技术方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