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龙、马未都《锵锵三人行》:拍电影同样有规矩 多数人却不愿遵守

成龙、马未都《锵锵三人行》:拍电影同样有规矩 多数人却不愿遵守

有声读物」「2019-09-03」「凤凰卫视」 凤凰卫视1996年3月31日启播,以“拉近全球华人距离,向世界发出华人的声音”为宗旨,致力为全世界华人提供高质素的华语电视节目。经过21年的努力,凤凰卫视已经从一个单一频道的电视台,发展成为拥有中文台、资讯台、欧洲台、美洲台、电影台和香港台6个电视频道,超过3.6亿观众的跨国全媒体集团
核心提示:《十二生肖》由成龙执导,董韵诗监制,是成龙第101部电影,也是韩国影星权相佑进军中国市场的第二部作品。《十二生肖》是部夺宝影片,外景地包括巴...

核心提示:《十二生肖》由成龙执导,董韵诗监制,是成龙第101部电影,也是韩国影星权相佑进军中国市场的第二部作品。《十二生肖》是部夺宝影片,外景地包括巴黎、北京、台湾、香港、澳洲、拉脱维亚等地。

窦文涛:《锵锵三人行》,今天不得了了,大哥来了,哎呦,大哥。

成龙:你好,你好。

窦文涛:好久没来我们《锵锵三人行》了。

成龙:忙开工啊。

窦文涛:上一次他来《锵锵三人行》,坐在这边是谁啊?曾志伟,要不说大哥还是大哥,就来过我们一次,你知道是为的什么?慈善,做慈善,他是永远不落人后,带头的。

成龙:那个是为了什么?四川。

窦文涛:对,好像是。

成龙:汶川。

窦文涛:水灾吧,他太多次了。所以咱们得允许大哥来宣传一下电影,这次大哥拍的《十二生肖》,所以为什么马先生来,我就说今天我们俩嘉宾啊,加起来就是龙马精神呐,是吧,我给你们看看,这俩人有缘分,我们看看照片,你瞧,这两个一老一少。

成龙:对。

窦文涛:宝善堂,这大哥也好这个。

成龙:对,我好这个,而且我要拍之前我就去他的博物馆,去完博物馆之后呢,跟马老师请教一些古董的事情,我就把它记下来,就在电影上面要出现的,他怎么做假,现在市场上多少真、多少是假的,圆明园的历史啊,怎么怎么,那个头啊,怎么怎么,全部要记下来。

窦文涛:老实讲大哥,我过去觉得你是个武打是高手,我真没,后来我看了你很多报道我才发现,你是个这么操心的人,原来他这儿电影都是他自己拍出来的,当然是自己拍出来的,我是说连自编自导,甚至他哪怕名字没有挂什么导演,我看他在片场,一会儿抓过摄像的机器拍一拍,一会儿甚至,人家说最有名的是拿着扫帚嘛,拿着扫帚打扫卫生。

成龙:我是个多动症,英文叫ADD,就是ADD+OCD。

窦文涛:OCD是什么?

成龙:OCD强迫症。

窦文涛:绝对是,绝对是。

成龙:拍电影同样有规矩 多数人却不愿遵守

成龙:我干净、很整齐,所有在我片场的人第一次开工没有人这样子的,第一天开工我就在一个大草地,全部过来,全部站在那边,我就说,我很正经很严肃的跟大家讲,国有国法,家有家规,电影也有规矩,只是我们不守,讲讲讲,你们遵守的你们就留下来,不遵守走,但是你们答应了我而不遵守的,我马上会把你开除。所以每个人在我那组戏,每个人来探班的,大哥你不像在拍戏,像军队,但是每个人很开心,片场没有一个人抽烟的,一抽烟的走出来以后,有个方块,站在那边,站在那个方块抽烟,抽完以后有个桶给他们。每个人拿杯子要有杯子写名字,拿水瓶要写谁的,我专门负责一个人站在那边,就是拿水,你拿水,窦,要么就是文涛,马,拿走,我每天在现场一看见谁的,喝不完倒在树上,把瓶子捏扁,摆在那边给阿姨。

在片场你可以到片场去问,他说大哥,每一组戏,我们扫的都晕了,我们来你片场的门口,只是捡几块儿树叶,我是这么干净。

窦文涛:龙导演主要的工作是维持片场秩序。

成龙:真的,现在很多人太没有规矩了。

窦文涛:但是你的规矩是不是又太过分了,我怎么听着像病的不轻,因为任何一个剧组,都是乱七八糟,满地垃圾。

成龙:所以我们,电影人给人的感觉就是捣乱,我不想这个,你到了美国看,看人家的开工,到了片场,包括你们这边。

窦文涛:你看又挑我们这儿垃圾了。

成龙:人家一进来,你一进来,他们有红道,红道不能走,红道专门是拉电线的,黄道是给工作人员走的,绿道是我们走的,你一进门你就知道往哪走,你看你一进来,你看一大堆,不是,你先有规矩,而且这种规矩可以令每一个人的专业。

窦文涛:你看大家能现场看到这种强迫症的这种表现,还真是这样。马爷,你跟咱们龙哥认识这么久,你对他印象是什么?

马未都:我觉得他很细心,这一点是超乎我想象的,因为他这么大名气,就是一般情况下小事都不去考虑的,他很考虑小事,而且说到做到,这个很难。不是,我们有时候也想说到做到,从内心想这样,但是真正实际做的时候,有时候会忽略,会忘掉,生活中的事情太多。

窦文涛:所以像你这么一个人,你适合在北京呆着吗?

成龙:适合啊。

窦文涛:刚才还在说,他爱开车,但是他只爱在北京的大年三十和大年初一开车,为什么?

成龙:没车啊,那个时候,我很喜欢开车,你到了我们香港路地方很小,你开不了车,有时候我们学开特技,开那种。但是北京那个路很宽,很直,你就会很开心,但你一上去,你转弯,就是大停车场,我就下去了,你开开,这个人就不想开了,唯一是大年初一、年三十晚,整个马路没有车,你一个人就可以开着车,真正的去欣赏这个风景,去走,但是他们说哎呀好,我说这样子也不好,这样子表现我们的经济不发达。

窦文涛:你看,他还操国家总理的心,真操心。

成龙:但是你到了比方说去云南、鄂尔多斯,那就也是,全部天桥大马路都是新的,你到美国开车,他也快,他修不及。

窦文涛:对,所以你看,他这个大脑袋真是,你要考虑多少问题啊,你晚上睡的着觉吗现在?

成龙:睡不着,我是上床睡不着,下床打瞌睡。一上床呢,先看电视,我看很多电视,要么很多录像带,人家寄给我就看,这个干什么,这个干什么,往往一大堆带子没有名字我就最讨厌,我一定要这里面是什么,我就要看,这个是什么,这个助理在旁边记下来,这是《锵锵三人行》,在这儿写《锵锵三人行》,这个是干什么的,这个没用的,那个没用的,我都要把它看完,完了之后你睡觉就想了,今天到马老师那里,马老师跟我讲,他那个博物馆要拆迁了,他拆迁了我要怎么样跟他合作呢,怎么样去搞那个东西,不是,明天盯一下那个导演,很难的,睡着了,但是很快一起来,每天早上就一大早咚咚咚,最讨厌的东西,咚咚咚,完了,大哥起来啦,知道啦。

窦文涛:每天早上有人敲门叫你起来?

成龙:对,咚咚咚,知道了,一想今天干什么,今天是聊剧本,不着急再睡一会儿。不要紧他又来了,咚咚咚,如果15分钟我没有叫他拿东西给我吃就是又睡着了,如果咚咚咚今天《锵锵三人行》,今天不能迟到,一下就起来了,还要分迟到跟不迟到,可以迟到或者是可以取消,今天实在太累了,想一想,今天因为是他们那个成家班在套招,算了跟他们讲你们先套,套好拍录影带,我可以睡一天。

马未都:他这种是最好的,就是一旦体内亏缺了以后,一次补足。

马未都:成龙“龙精虎猛”与其从事职业有关

窦文涛:而且你看,你们俩年龄按说差不多,马爷你说你们俩都区别这么大。

成龙:马爷大我几岁。

窦文涛:57了是吧。

马未都:对。

窦文涛:龙哥呢,龙哥能说吗?

成龙:我47。

窦文涛:47,没错,但是马爷你怎么就觉得好像整天颓下去的那个感觉,他怎么这么龙精虎猛的?

马未都:对,我对他的精神非常。

成龙:我大马爷一岁。

窦文涛:一岁,啊?真的?

成龙:嗯。

窦文涛:你58了?哎呦,马爷你够失败的。

马未都:对,你看他的精神,我觉得跟他从小从事的工作有很大关系,小时候肯定不迟到,你看他那种感觉就是永远觉得今天是不能迟到的事儿绝不迟到,对不对。

窦文涛:我觉得他有点像打了鸡血一样,你说是不是,这个是生命能量强的人。

成龙:我跟我爸爸学了一样东西,后来我是学过来了,就是我爸爸半夜,我现在吃早餐,我爸爸是爱睡的时候就睡,不睡的时候不睡,他爱什么时候睡就什么时候睡。后来到了我休息,休息了,我每天是给助理、经理人时间控制的,几点要干什么,今天要穿什么,你现在今天要穿黑的,明天要穿白的,布景是蓝的,你不能穿蓝的,你要怎么样,几点要到机场,几点要上飞机,几点要吃饭,就这样子。

窦文涛:你现在是被无数人切割的。

成龙:对,现在我不属于我了,要不然今天要见谁,这个是要见官,那个就要见记者,那个见外国记者,今天要讲法文,就是这样的。

窦文涛:所以就为宣传这个电影《十二生肖》,我刚才问龙哥,我说你打哪来啊,他想不起来。

成龙:想不起来。

窦文涛:你给我们描绘一下,你未来说一天一个地方。

成龙:就是过两天吧,我不讲几号,是半夜香港,回到香港应该是三点多,第二天一早飞台北做两个小时车到宜兰金马奖,第二天坐车回台北飞香港,到了香港马上要拍一个中国的一个公司的广告,拍了半夜,第二天拍平面,半夜飞回北京,第二天早上造型,晚上开工拍戏。

窦文涛:我的天啊。

成龙:连拍五天之后,飞香港一天,早上飞晚上飞回北京,一天来回,跟着下来就是新、马、泰、印度要回北京呢,还是从印度直飞俄罗斯,一个再多飞两个小时,一个就十个小时,完了就是之后就是上海、重庆、北京、广州一天一个。

窦文涛:我的天,我听都听晕了,这老汉特能。

成龙:回头看自己很可怜 小时候最怕外国人

窦文涛:那接下来我们就很好奇了,你怎么能这么龙精虎猛,你吃什么呢?

成龙:我真的没什么人家讲我吃牛血啊,什么,没有。

窦文涛:打羊胎素啊。

成龙:没有,最怕打针,我最怕打针。

窦文涛:你觉得你是靠什么保持这样的一个状态的?

成龙:我也不知道,反正我的,我的血型也奇怪,我的血型是AB。

窦文涛:AB的,那星座呢?

成龙:星座是羊。

窦文涛:白羊?

成龙:牡羊座?

窦文涛:牡羊座。

成龙:白羊座。

窦文涛:你就喜欢母羊啊。

成龙:白羊座。

窦文涛:我跟白羊的有缘,属马的。

窦文涛:白羊座经常出艺术家。

马未都:我也白羊座。

窦文涛:你看看,你看看,俩白羊座,你还属马的,那其实过去咱们觉得龙哥是武人,打功夫的,我现在慢慢觉得呢,他还真不是一般的武士出身的人,你的脑子里啊,琢磨的问题,你是当年年轻的时候就是一个这样的人,还是慢慢变成了今天这样一个胸怀天下的这么一个人。

成龙:慢慢,慢慢,以前真的是,我回头看我过去,是一个非常讨厌的一个人。

窦文涛:怎么呢?

成龙:小时候可怜,到了后面就是也可怜,就是我分阶段的。

窦文涛:你先是小时候怎么可怜?

成龙:小时候就是生在英国统治的地方,那我住的地方就是美国领事馆、法国领事馆、英国领事馆都是领事馆的人,那我永远是走后楼梯、后电梯,看见外国人走过,我要向边走,那我是住在法国领事馆,我三岁讲很好的法文,我跟法国领事馆。

窦文涛:真的?

成龙:有时候法国太太很好,老是有时候拉在一起,我跟他的女儿一起玩,小小就讲法文,现在已经忘掉了,那就是永远给人家打不能还手,到了后面我顶不住了我就打人,我小时候爸爸就教我小洪拳,就是如果同等的人才我就一定打人家。

窦文涛:绝对能打倒他。

成龙:嗯。

窦文涛:你还没练武的时候。

成龙:完了还要给爸爸打,还要去道歉,还要到人家那边,站在那边道歉。

窦文涛:这样的。

成龙:就是很压抑,就是一看,反正看见外国人就怕,永远在我眼睛里面,外国人是至高无上、最有钱的、权势很大的。

窦文涛:感觉是当年上海滩华人与狗不能入内那时候长大的。

成龙:学生时代洪金宝是师兄 时常被他欺负

成龙:那个时候我讲,四十几年前、五十年前,对不对?香港那个时代,后来慢慢慢慢大了,就是爸爸到澳洲去了我自己一个人在学校,也可怜呢,练功、练功。

窦文涛:没有女朋友。

成龙:小时候哪有,给洪金宝欺负。

窦文涛:给洪金宝欺负?

成龙:对。

窦文涛:你那时候打不过洪金宝吗?

成龙:打的过他也不能打,打他是叫做欺师灭祖。

窦文涛:他是师兄?

成龙:师兄,大大师兄,他在这儿我在这儿,他下面还有二三四五六,我在很后,我还在元魁、元华的后面。

窦文涛:真是,小弟就是被欺负。

成龙:对,他是一个楚霸王,洪金宝就是霸王。

窦文涛:真的是很有霸气。

成龙:没办法。

窦文涛:我倒觉得你很有气场。

成龙:看见他我就没了,看见他我就。

窦文涛:今天都这样吗?

成龙:到今天,元彪见到我也这样的,那我见到元华还是叫元华,就是我们有一个叫尊师重道。

窦文涛:你们还认这个的。

成龙:我们在学校学的,尊师重道、四维八德、礼义廉耻、忠孝仁爱。

窦文涛:哎呦。

马未都:你看人家传统教育。

窦文涛:所以就得了强迫症嘛。

成龙:我们干干净净,我们读是读四书,我们读是你都没有读过四书。

窦文涛:没有。

成龙:读过吗?

窦文涛:没有没有没有,《大学》、《中庸》。

成龙:你看子程子曰:大学,孔氏之遗书,而初学入德之门也。于今可见古人为学次第者,独赖此篇之存,而论、孟次之。学者必由是而学焉,则庶乎其不差矣。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我都背过。

窦文涛:我说马爷,怎么是你上《百家讲坛》,这才是上《百家讲坛》的。

马未都:我都背不下来,这是童子功。

成龙:对我们读《神童诗》、《四书》,我们就读这种的。

窦文涛:怪不得,他这个立身还是有根的。

马未都:对。

窦文涛:但是基本上那个时候就是师兄弟之间打打闹闹,是吧,但是我是觉得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你开始担心国家,担心民族,担心人类,担心和平,这是不是随着成为世界巨星的时候,你开始觉得我得有点这个责任感?还是说你本来就是一个这样的人?

成龙:这个我想慢慢的吧,以前你看刚刚出来,先要找饭吃,你要谋生,谋了生之后,赚钱你叫我拍什么我就拍什么,你叫我强奸杀人我就做那种强奸杀人。

窦文涛:把强奸排在第一位。

成龙:就是没有这种思想,你就去赚钱,赚了钱之后,就是发财立品嘛,你发了财,慢慢之后,我对这个社会有责任,我再回想我以前的电影《醉拳》,《醉拳1》很卖座,但是不行。

窦文涛:为什么?

成龙:为什么叫人家喝酒打拳,我到了非洲小孩子,都是这样子。

窦文涛:对对对。

成龙:不行,我马上有机会拍《醉拳2》,就是不要喝酒,不要打拳,马上把我以前犯的错纠正过来。那慢慢慢慢社会、大众、政府、国家、地区给我很多责任,因为这个好像他叫我到反正在印度尼西亚分割出来的那个地方。

窦文涛:地球上一个地方。

成龙:打仗,两个种族在打,他不是军队,两个会武的种族在打。那我是叫做联合国亲善大使,他就叫我去,我已经去了很多地方了,我说这个打,我真的有用吗?他说有用没用你都要去,后来我的经理人说反正你去,你安心,你不去,我说也对,去吧,去了之后跟两个族人在讲,我说武术是强身健体,不是打架的,现在我们需要的是。

窦文涛:他们真是靠武功打的?

成龙:对,他们就打杀,两个族人。

窦文涛:血斗这样的。

成龙:对,血斗的。后来我在那边,他们也是我影迷的,分两边,站在那边,还有各族各派,那我就在教他们在打功夫。

窦文涛:都是成龙电影教的。

成龙:我说希望你们和平,我说我们现在需要和平,现在世界自然灾害每天都在发生,包括你们印度尼西亚,大地震大什么的,为什么还要人类制造点麻烦呢?希望你们和平,我走了,半年后,半年后总统写封信给我,他们停战了。哇,我是好开心啊。

窦文涛:还真是排难解纷啊,所以应该振兴电影,这将来能解决世界战争问题。

成龙:世界上“最大的腐败案”就发生在美国

窦文涛:我觉得这个有的时候,大陆网友都未必能理解他,你比如他觉得他老是要爱国,爱国,爱国,但是呢,你也知道网上有时候你就会引起一些争议。

成龙:对。

窦文涛:你对这个怎么想?

成龙:我有时候很奇怪的,某些网友他们的批评,他们用意是什么,他们的用心是什么,是无聊呢,还是真的他们有他们的想法。如果他们有他们的想法,你也要给人家有言论的自由,你有你的想法,我有我的想法,你可以不认同,但你不能骂我,对不对?

窦文涛:他们有一些,至少是因为比如说觉得中国现状有很多他不满意的地方,但是你老说中国现在这么这么好,他看着你就有点不顺眼。

成龙:不是,因为今天中国是个老国家,历史的国家,但是新的国家,是一个新的国家,它60年。

窦文涛:新中国嘛。

成龙:新中国,前30年不对外,给多少人在欺负,有十年的什么大灾难,有什么什么,真正的成功是这十几年,我们自己国家的主席也承认他们自己有腐败,有什么什么,我们在改进,我是看见我们国家在不断的改进,不断的在学习,你讲贪污,全世界美国有没有贪污?

窦文涛:美国。

成龙:世界最大的贪污。

窦文涛:是吗?

成龙:当然,搞的大崩溃是什么来的?就是世界,就是美国那边开始的,我在美国接受访问,人家问我,我也是这么讲,现在我们中国强盛,所有人都拿我们中国了做问题,我们自己人都不支持自己的国家,谁支持自己的国家?我们知道我们自己国家很多问题,我们关起来讲,对外我们国家是最好的。

窦文涛:所以他这当了恨不得二十几个大使,我觉得外交部也该请他当驻美大使。

成龙:真的我老是一关起门,对我们国家是这样子、这样子,谁不好谁不好,在外面,我们国家最好的,怎么样,是最好的,你不能讲我们国家是有问题,对我们国家是很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