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像又不要我了
说个故事吧,从朋友口中听来的。 他叫大斌,和女朋友双逸是大学同学,毕业后,大斌去了双逸家里一趟,然后被双逸的爸妈赶出了他们家门——原因比较敏感,不详细...

说个故事吧,从朋友口中听来的。

他叫大斌,和女朋友双逸是大学同学,毕业后,大斌去了双逸家里一趟,然后被双逸的爸妈赶出了他们家门——原因比较敏感,不详细讲了。但绝对不是大斌有什么错。是双逸所在的那个地方,不许双逸嫁给所谓的“外人”。

双逸的父母把双逸关在了家里,手机也没收了。大斌在那个小县城的火车站等了好几天,都没有等来双逸。

他没选择就这么回去,而是又等了两天,然后在凌晨两点钟的时候,爬上了双逸家的窗户。有四层楼高。大斌就站在窗前,轻轻敲窗户,直到把双逸敲醒,然后两个人,就隔着铁栅栏,这么望着对方。

大斌一边流眼泪一边说他等了很久,很想念双逸。

双逸也哭了,说家里管她管得特别紧,爸爸妈妈轮班住在客厅里,她出不去。

然后大斌擦干眼泪说:“你愿不愿意和我私奔?”

双逸看着大斌,只是流泪不说话。

大斌说,我一辈子对你好。

双逸还是不说话。

大斌说,你要是跟我一起走,我现在就闯你家门,把你带出来。咱俩一起跑。我要是被警察抓了,什么事都推到我头上。你要是不说话,我现在就走了。

说完大斌往下瞅了一眼,刚才心里想说的是“如果你不跟我走我就跳下去”,但脚底下一虚就没敢往下说。

见双逸只是哭,大斌心想没戏了,正准备慢慢往下爬呢。却听双逸说:“我跟你一起走。”

大斌高兴得差点没摔下去。但望着铁栏杆里的双逸,又泛起了愁。

其实他也不知道,到底应该怎么把双逸带出来才好。

大斌绕到双逸家楼上,是那种破败的筒子楼。没安防盗门,看上去一脚就能踹开。

大斌犹豫了一会儿。

他不知道该踹还是不该踹,心里也忽然没了底——要是真就这么把双逸带走,自己能负这个责吗?

他没钱,也没房子,家里也肯定指望不上。双逸跟着自己,苦日子是肯定要过的。而且,他也没这个自信,就一定能让双逸跟着自己过上好日子。

转了两圈。

最后还是站在门口,鼓起了勇气。

不管以后了。

因为大斌知道,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不让双逸失望。

于是大脚抬起,刚要用力踹过去。

门从里面开了一道缝。

双逸穿着睡衣睡裤走了出来。

大斌还没反应过来呢,双逸就朝他挥手,意思是赶紧走。

然后两个人轻手轻脚下了楼。

凌晨两点。

那个小县城的街上格外空旷。

深秋时节,格外清冷。大斌就这么牵着双逸的手,往火车站的方向走。

只是,在他的脑子里面,其实还没转过弯来。

他既不知道眼前到底在发生什么事,也不知道接下来要和双逸去哪。

并且,最重要的事,大斌口袋里的钱快花完了,却连份工作都没有。

大斌说,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从那段日子里走出来的。

回忆起来,全部都是绝望。一点也没有想象中,关于爱情的美好。

两个不谙世事的人,就这么一时兴起私奔了。从此,双逸彻底和父母分开,身边只剩下了自己。

两个人跑到了火车站,买了最近时间的火车,然后一起去了上海,就是那个他们一起念书的城市。

他先是跟朋友借了笔钱,在浦东租下一间合租房,和双逸挤在那个窄窄的卧室里。

“根本来不及享受什么爱情。”大斌说,“唯一知道做的事,就是找工作。不停的找工作。因为怕饿死,也怕辜负了双逸。”

很快找到一家,工作稳定下来。那样的生活过了大概有半年吧,但是在上海的消费本来就不低,两个人过得日子并不宽裕。

每到深夜来临,大斌睡不着的时候,其实心里会想很多事。

尤其是,当初他带着双逸一起离开那个县城,到底是不是正确的。

以及,睡在身边呼吸安稳的双逸,自己对她到底还有爱么?

大概,也就是在那个时候,大斌才明白,原来爱情不是自己想象里那么容易的事。

每当他下班回来,和双逸一起吃饭,都会感到厌倦。那段日子,他无比希望能够结束这段感情,因为他觉得,也许一个人生活更轻松一点,可以想几点睡就几点睡。可以想看什么电视就看什么电视。半夜里打游戏也没人管。

甚至,有几次,大斌都想直接开口了。

但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是因为想起当初,双逸义无反顾跟自己离开时的样子。

她轻轻推开门。

她穿着睡衣和妥协,跟自己走在深秋的,空无一人的街上。

她在火车上依偎着自己的肩膀。

这些回忆,让大斌感到柔软。

但可惜,这种柔软也不过只是短短一瞬间。

很快又被压抑而又重复的日子淹没。

直到那天。

天气入夏了。

大斌上班回来,双逸照旧做好了晚餐在等他回来。

但大斌说今天想去外面吃。

双逸虽然奇怪,但也同意了。

大斌找了家拉面店。

两个人面对面吃拉面。

大斌把面条吃的刺溜响。

但双逸没动筷子,只是就这么看着大斌,说:“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对我说?”

大斌抬起头来,笑着说:“哪能呢。”

双逸说:“你别骗我了,说吧。这几天我都感觉你好像有话憋在心里。”

大斌说:“真没有。”

双逸说:“真的?”

大斌沉默了一下。

很短暂的沉默,大斌放下筷子,喝了几口碗里的汤,然后擦了擦嘴说:“咱俩分手吧。”

那一刻,大斌看到双逸哭了。

眼泪没有掉下来。

只是在眼眶里打着转。

这又让大斌想起那天,他去双逸家找她的样子。

他的心有些柔软,但立刻又变得坚硬。因为觉得,既然话已经说出口,就应该要有个结束才对。

于是他接着说:“我觉得咱俩可能有点不太合适。”

双逸说:“我是不是哪里做得不好,是不是菜做得不好吃?我以后会多练**的。”

大斌摇了摇头说:“不,不是你的问题。是我,我的问题。”

双逸睁大了漂亮的大眼睛,说:“你喜欢上别人了?”

大斌连忙说:“没有没有,我就是觉得,可能一个人也挺好的。”

双逸又说了好多话。

包括问大斌是不是在跟自己开玩笑,又问他是不是最近工作压力很大,等等。

但大斌通通否认了。

最后,他站了起来。

然后对双逸说:“最近我先不回去住了,等你都收拾好了,我再回去。“

离开后。

大斌也在落泪。

他不是没有后悔。

脚上发虚,整个人好像丢了魂一样。

大斌找了家大排档。

然后就一个人喝酒。

喝到半夜,很醉了。

然后找到最近的一家旅馆住下。

第二天醒来去上班,一切好像和平常一样。

只是,大斌原本以为,变成一个人后,心里会得到解脱。

但真实情况好像不是那个样子的。

他开始无比想要见到双逸。

开始觉得,也许双逸在身边,哪怕日子过得苦一点,心里至少是踏实的。

甚至,他会幻想,如果自己去打电话求双逸,她会不会原谅自己。

当然,这一切都没有发生。

大斌一直等到双逸搬走,然后回去收拾自己的东西,也搬离了那个充满了回忆的地方。

他以为,时间会解决一切问题的。

只要足够久,就可以不用这么想念双逸了。

而且,没有双逸在身边,大斌也真的觉得,自己自由了许多。他有了新的朋友,常常出去聚会。看起来一点也不寂寞。

直到那天晚上。

半年后的那天晚上。

大斌忽然接到了一个电话,来电显示是双逸的那个小县城。

时间是午夜。

凌晨两点钟。

大斌看着电话上那一串数字,不知道为什么,和双逸相处的点点滴滴,再次涌入脑海。

然后他按下了接听键。

电话那头,传来双逸好像刚刚睡醒的声音。

她用很轻很轻的声音说着:

老公,我刚才做梦,梦见你好像又不要我了。